“我还知道,当年告诉裘魔前辈抽出乌雅凌萱的魂魄,并教他怎么让你妹妹活下来的办法的人,也是夙源。”子桑木兮说,“还有你,跑来告诉你凌萱活着的人是夙源,又来告诉你凌萱在子桑木兮体内的人是夙源,让你找回裘魔,分离凌萱的魂魄的,还是夙源。”

转身看见乌雅南淮的那一瞬间,子桑木兮脑子里,夙源和这人有关的记忆就蹦了出来。

至于她为什么没有像之前那样晕过去……

因为裘魔……

裘魔在自断前给了子桑木兮很多东西,其中有一张符,可以帮她抵抗夙源那些记忆出来时的攻击。

大概是之前看见子桑木兮突然晕过去,醒来后又说起夙源记忆的事情,裘魔才特意给了这么一张符咒。

天书跟在子桑木兮身边,始终保持着符咒的效果,防止突然见到有关的事务。

在外面,听苗青提起教主的那些事,子桑木兮已经能确定,那个人就是夙源了。

这么闲得慌的人,也只有他……

子桑木兮说:“裘魔应该告诉过你,当年教他抽取魂魄再用一体多魂的方法养着凌萱魂魄的主意,是谁教他的。你在看见夙源的时候,就没怀疑过什么吗?”

乌雅南淮摇摇头:“当时的情况,你有资格去怀疑他吗?就算知道他这么殷勤,我也不能真的杀了他。那之后我去找过子桑休源,这人不但不将凌萱的魂魄还给我,还告诉我魂魄已经散了,要不是后来夙源找到我,给了我希望,我想我已经疯了很多年了。”

“说到这个……”子桑木兮还是很好奇,“当年老祖告诉你魂魄散了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当场杀了他?”

甜美系女生淡然恬静的时光片段图片

乌雅南淮突然瞪了一下子桑木兮:“当然是因为海晏天尊了,一个子桑休源我不怕,只不过海晏……”

哦……原来是因为师傅傅……

“当年子桑休源算到我会去找他,那段时间,他找了借口躲在天涯海阁里,天天和海晏进进出出的。我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和他单独说话。就算那个时候听说凌萱的魂魄已经散了,我又能做什么?难道真的在天涯海阁里动手杀了他吗?”

“我还以为……你不会太在意自己死活了呢。”

“我是不在意自己死活,可是凌萱……”乌雅南淮又回头看向床上的人,“如果当时子桑休源是骗我的,动了手,事情闹大,肯定会有人追究这件事,那么凌萱魂魄的事情必定会暴露。万一,子桑休源真的是在骗我,那么凌萱魂魄的存在,就会更加威胁。回来后,我本就打算自行前往九州,悄悄的打探……老实说,那个时候的希望几乎没有,我不过是在给自己找事情做罢了。跟着,夙源出现。”

子桑木兮低头思考。

乌雅南淮再次抬头,看了看这个姑娘,跟着,用一种很温柔的语气,说道:“可能是凌萱和你一起太久了,久到我现在看着你,还以为看见了她。”

“???”子桑木兮眼睛一动,看见床上的乌雅凌萱,“我和她一点也不像。”

“我觉得像。她以前也这样,没规没矩的。说话做事大大咧咧,却不傻,精明的很。她天赋很高,静心修炼用不了多久,便能超过我。可她就是静不下来,成天想着哪里好玩,哪里有好东西吃。魔教的环境比不上九州,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魔教都会攻打九州的原因之一。谁都会抱怨,说这个鬼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她不会,还总能找到玩疯的地方和事情。”

子桑木兮心想,让她一直待在天涯海阁里,她也会想尽办法去找玩的。没有,那就开发几个出来啰……

咦……

仔细想想……

之前和原主小姐姐聊天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就是……

两者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什么脾气个性啊,生活习惯啊……

就连学不会御剑这件事,都能一样。

现在再加上魔修小姐姐……

三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有点太巧合了?

“你的话说完了吗?”乌雅南淮问道,“要么离开,要么我现在就杀了你。”

子桑木兮瘪瘪嘴:“急什么,我还没开始说呢!”

看见乌雅南淮皱了皱眉,子桑木兮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明明看起来不是那样凶神恶煞的呀,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他生气了?

“那什么……”子桑木兮赶紧入正题,“我和凌萱小姐姐好歹共存过一段时间,她现在搞成这样,我就想来……骂骂你。”

“你说什么?”

“骂你啊。”子桑木兮后退两步,确保距离足够,然后挑眉说道,“你不是说我和她很想吗?那如果是我,魔教进攻九州这种事情,我才懒得搭理呢,更别说掺和了,顶多,你们打下来后,我再去蹦跶。还有,你说过她不喜欢修炼,那就是根本不在乎什么名誉什么成就的一个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掺和进那种事情里?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

“……”

“上任教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知道。当凌萱被封为圣女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拒绝?别告诉我你没办法,以你的修为,带她离开总是可以的吧?魔教里传起那种流言,只要稍微的查一查就能知道,谁在搞鬼,无法是那几个和你争夺教主之位的人。如果一开始的时候,你就站出来为凌萱做点什么,哪怕是去威胁恐吓一下那几个人,事情到最后说不定还不会到那种地步。对了,还有。你明明知道她留在魔教里很危险的,你也让裘魔留下来看着她啦,明明知道的,为什么还要离开呢?”

乌雅南淮最后一次带人离开,是为了阻止修真界最后的联盟。

那一次的联盟,乌雅凌萱算到会是个大麻烦,有太多的意外会让修真界反败为胜。

这不是小事,不是让自己哥哥出去刷个脸,挣点好评的小事。

这一段,裘魔没有细讲。

不过子桑木兮分析一下,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的。

那一仗既然如此的关键,为什么会有人选在这么一个时候,对乌雅凌萱下手?

想想上任教主的为人,虽然不怎么样,不过他为了胜利可什么都能做。

为什么他会默认那些人,选这么个时候下手呢?

答案很简单……

他不知道情况……

为什么不知道?

因为乌雅凌萱没说实话。

这姑娘估计没有把实际情况说清楚,故意的,简单化了。跟着用了什么手段,选了自己的哥哥出去对付。

乌雅南淮肯定有办法击垮修真界的联盟,他需要利用这次机会,在自己身上添加一层,谁也比不上的BUFF。这样一来,教主之位非他莫属。

所有说到底,乌雅凌萱为了乌雅南淮,才让别的人以为后者离开,是除掉前者的好机会。

从妹妹掺和进魔教进攻九州的事情开始,所有的事情,她都是在为了自己的哥哥而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