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奴仆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下一个,你们谁来?”

唐易看向那些骑士,目光扫落,杀机弥漫。

他曾一人之力,抵挡住魔族千军万马。

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之后,他的心中凝聚出了大勇气,大毅力,大智慧。

这些都是精神层面的事情,虚无缥缈,看似无用。但在眸光深处,依旧能够偶尔绽放出来。

令那些骑士们内心生出一丝微微的胆怯和迟疑!

“杀你,何须商议!我等同进共退!千骑横扫,荡平天下!”

骑士首领,已经明白,这唐易并不简单,他既然能够用一头石人傀儡守护门口,未必不能拿出更强的底牌。

一个个派人与唐易对决,很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既然如此。那就军出动,以雷霆之势,捻灭方岳,以免夜长梦多!

这些骑士的出手狠毒,颇有一种摧枯拉朽的势头,他们大军开拔便是气势汹汹,横扫四方。

“太一剑宗,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这么不要脸的地步了?数十铁骑,要针对一个小小的先天吗?”

这个时候,王霸道从方岳杂货铺的后院里面走了出来。本来,他还想要让方岳自己稍微锻炼一下,独对强敌,增加一些实战经验。

素颜小美女带着相机户外拍摄

但是这些太一剑宗的人做的也有些太过分了。这数十铁骑中,哪怕是最弱小的一个都有天地境第六层的境界,而且还是领悟了道则的存在。

领头之人,更是轮转境的强者。以方岳的实力难以力敌。

太一剑宗,虽然在整个修行者世界中名声相当恶劣。但是每一位弟子都是精挑细选,重点培养,实力品质方面,要比其他的寻常宗门强上一截。

即便是王霸道出身太一宗,专门负责相关的培养弟子方面的事宜,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太一宗在培养弟子方面比起太一剑宗来相差了不止一个层次。

凭借一些投机取巧的手段,方岳灭杀寻常的轮转境,或许绰绰有余,但是遇到太一宗精心培养出来的精英弟子,他很难言胜。

当王霸道从杂货铺的后院之中走出的刹那。

那些太一剑宗的弟子脸色骤变。

王霸道从大能境晋升到教主境层次的事情,在修行者世界中已经彻底的传言开来。

教主境界,乃是修行者世界中的真正霸主,圣人之下,难逢抗手,尤其是王霸道这种人,在大能级别的时候就可以和教主叫板,他真正的实力恐怕更加恐怖!

“王霸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劝你千万不要参与我太一剑宗的事情,否则的话,太一剑宗怒火降临,就算是你背后的太一宗都无法承受!”

那骑士首领并不退步,反而是趾高气扬的对王霸道口吐狂言,大肆威胁。

这王霸道,虽然境界要比他高出许多,战力方面,更是让他难以望其项背,但是身为太一剑宗的弟子很有底气。

别说是一方教主,就算是真正的圣人,站在他们的面前,他都怒叱!

太一剑宗,一旦震怒,立刻便是流血千里,白骨成山,连一些立教千年的宗派都不能幸免。

王霸道冷笑:“太一宗和太一剑宗的恩怨由来已久,又岂是你这么一个小小太一剑宗的弟子可以影响的了的?更何况,玄黄世界,修行者世界,太一剑宗和太一宗尽皆位列前十。太一剑宗号称前十,但实际上和后面的紧随其后的五行阁,八荒派差距不大!而我太一宗,亘古长存,在人族十派中排名第五!你太一剑宗想要灭掉,又何谈容易!”

王霸道对于太一剑宗弟子那所谓的威胁,嗤之以鼻。

他一双虎目,雄视四方。

太一剑宗的骑士首领浑身紧张,眼珠子都差点兀然一下,掉落出来。

他胯下的凶兽,低声咆哮。并非张扬气势,而是在给自己壮大胆量!

王霸道市教主级别的强者,像是太一剑宗的骑士首领这种轮转境的存在,在他的眼里,根本连一只蚂蚁都是不如,他们之间的境界相差太大,无论是手段神通还是修为底蕴都不是一个级数上的。

太一剑宗的骑士首领,额头上一滴滴豆大的汗珠晶莹落下,闪烁光芒。

他被方岳的气势生生压垮,最后连人都兽,都伏跪在地上。

“教主级的强者面前,哪里有你这种小辈说话的余地!敢对我呵斥威胁,不给你点教训看你永远都明白好歹!”

王霸道的目光落下,一道道沉重如山。

最终那太一剑宗的骑士首领牙齿咬碎,硬扛了数个呼吸的工夫,才坚持不住,开口认错。

“这次的事情,是我等不对,不应该冒犯教主级强者的无上威严!不过,捉拿方岳,所要丹方,没收财富,是我太一剑宗长老的旨意。还请王长老,允许我等将方岳带回太一剑宗,听从审判与发落!”

太一剑宗的骑士,依旧是无比倔强。

这次的事情,他不能屈服。

否则的话,铩羽而归,他们这一队骑士,部都要受到教中大人物的严厉审判!

“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还想要将方岳带走?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这么多年,太一剑宗真的市跋扈惯了,任谁都不放在眼里,我实话告诉你们,这方岳你得罪不起!他的背景比你们想象的要更加深刻!一旦动手必然会给你们太一剑宗引来泼天大祸!

更何况,他帮助我度过彻地境的天劫,对我有救命之恩,无论如何什么事情,于情于理,我都必须庇护于他!”

王霸道的态度坚决,不可能做出任何的让步。

但他的气息也渐渐收敛起来,如果不是特别必要,他不可能和太一剑宗结下生死大仇!

这太一剑宗的骑士首领有恃无恐,也并非没有任何缘由。

他早就知道,无论他如何嚣张,有太一剑宗的威势在,王霸道都不敢杀死他。顶多只是略施惩戒,也就算是极致了!

太一剑宗的骑士首领,也知道见好就收。

王霸道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他如果还是想要执意捉拿,那就是自己找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