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想你的事儿。”

此话一出,许星辰仿佛身上过电了一般,本来没怎么在意,没想到邵怀明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肉麻了一次。

许星辰局促的捏了捏耳垂,对上邵怀明深邃的黑眸,嘟嘟嘴,故作轻松的回答。

“我知道啊!”

“知道我怎么想你的吗?”

许星辰赶紧拒绝的摇头,“这个我并不想知道。”

看着邵怀明有些不怀好意的眼神,她想也知道这个男人,动不动就开车的思想。

邵怀明轻笑了起来,“看来宝贝你是知道的,”

“你够了啊!”

许星辰出声喝止,小脸儿上鼻头皱了皱。

“到此为止了,我去休息会儿,一会儿我要陪着爷爷去附近转转。你忙你的,要是你真的想我,那你就抓紧做事儿,空出时间过来了。”

校园美女运动场上甜美写真图片

许星辰这才是说的最实际的话。

邵怀明也明白,奈何他身不由己呢

挂了电话,许星辰在院子里发呆了一会儿,看看手机,听到屋内老爷子的声音,她才进屋来。

老爷子正在打电话。

“你也要来?好啊,这里是个避暑的好时候。就我跟星辰两个人,怀明你又不是不知道,忙的很,他可没这个福气。”

“好啊……来吧,跟我做个伴,我们上次下棋,我还没过瘾呢。”

邵老爷子挂了电话之后,许星辰坐过去。

老爷子开口道:“你霍叔叔正好来青城,他一听我们也在,挺高兴的。”

“霍叔叔来出差的?”

“不知道,听那意思好像是私事,我也没有多问。”

对此许星辰并没有意见,一个城市碰上,也是缘分。

本来霍屿也曾经说过想念青城的,他当时跟许星辰聊起来青城,许星辰觉得,他的语气中,似乎带着某种怀念,还有说不清的个人情绪,那不像是在怀念一个城市,而像是这里的某个人。

霍屿看着就知道是个有故事的人,许星辰虽然好奇,但是却也知道分寸,不会多问。

许星辰猜测,如果不是工作,说不定霍屿就是来处理他那份不一样的怀念来了。

不多想人家如何,许星辰起身,笑道:“爷爷,我们去附近超市,买点这里的海鲜尝尝。再买点槐花,我刚才看这里有些树,槐花可香了,我们晚上可以做煎槐花饼吃。我小时候最喜欢外婆做的槐花饼了。我估计超市不会有,可能会有些附近村庄的集市上会有人卖。”

“好啊,我也是多少年没吃过这个味儿了,”

于是三人,又让司机开车,送他们先去超市买菜,然后转出了市里好远,才找到一个村庄,大下午的也没有人卖,司机便着了个村民,有偿让他给他们下槐花。

最后带着满满两大塑料袋的槐花,回了住处。

许星辰虽然说想吃,但是她自己是从来没做过的。

跟厨师沟通了一番,就交给厨师,她就等着闻到香味,克制不住的流口水了。

晚上,许星辰故意的视频,跟老爷子吃饭的时候,馋一馋邵怀明,这样幼稚的行为,其实不是许星辰主张的,完是老爷子自己故意要这么做的。

许星辰自然不能违背长辈心意啊,必须拿出手机来,给邵怀明看看,他们晚餐多么丰盛。

邵怀明被如此对待,他也不生气。

只是非常冷静的告诉老爷子,“晚饭不要吃太多。还有,海鲜不要吃太多,油腻的不要吃太多。”

老爷子身体,他们都知道。

不过为了满足老爷子食欲,他们都会适当给他些他想要吃的,但是这个适当,对老爷子来说就有点残忍了。

老爷子被邵怀明一提醒,立马不高兴了,“赶紧,挂了挂了,真是的,不想看他,”

许星辰抿嘴笑着,对视频里邵怀明挤眉弄眼的,这才挂了电话。

当然,她还是会暗暗的给邵怀明发信息。

“等你来了,再给你做一顿,保证让你也吃个饱。”

邵怀明很快回复:“不用,你喜欢吃就多吃点,好好养胖点。”

养胖点?

许星辰总觉得这词儿里,有种要养胖她,然后在宰了吃的危险感。

她才反对自己养胖呢。

“我不要,我身材正好,胖了就不好看了。”

邵怀明:“你的身材,难道不是我最有发言权?我喜欢你胖一点。”

“什么你有发言权?我的身材我自己做主。少给我说这些。”

许星辰脸颊微微有点红,提起这种问题来,她从来就没有大胆的反击回去的时候。

有时候,她也有些懊恼,都老夫老妻了,其实她大可以大胆的回击邵怀明,不能每次都在他逗弄中,弄的脸红不好意思。

但是,可能是她真的太保守了,内心深处还是放不开的,对于邵怀明这样如此直接的行为,她往往都没有招架能力的。

晚上,霍屿就到了青城。

他自己在青城安排了住处,不过先来拜访一下老爷子。

晚上凉爽的海风吹来,许星辰赶紧给老爷子先披上了外套,霍屿一旁笑着。

“老爷子,有星辰这样的孙媳妇,真好。”

“霍屿,这话说到我心坎里了。怀明做这么多事儿,也就是娶到星辰,才最深得我心了。”

许星辰被他们夸奖的实在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进屋去了。

两位长辈在院子里聊天下棋,许星辰这会儿给邻居大姐打电话。

邻居大姐知道她回来,挺高兴的,表达了一番她对许星辰房子都好好照顾了,没有出现任何差错,许星辰也对此表示感谢。

她打算明天回去看看房子,眼看着房子要长期空置下来了,她又舍不得卖了房子,许星辰还得好好想想,房子怎么处理了。

霍屿没待太晚,就去了酒店。

他回到酒店之后,才联系了助理。

而助理给了他一些最基本的信息。

“霍总,您原来住过的地方,现在都拆迁过了。当初那家人,已经离开了。”

霍屿沉默了会儿,说:“有人知道他们搬去哪里了吗?”

助理为难,“霍总,因为您是刚通知我的,我还没有来得及找人去查,目前就这点信息。不过明天,明天应该会有结果的。”

霍屿揉了揉眉心,“不用了。再说吧。”

挂了电话之后,其实霍屿自己都很矛盾。

想要探查一下那人的生活,想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可是,万一一切又都不是他想的那样,他心里还是会不舒服的。

近乡情怯之下,霍屿真的在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去看看那个人。

多年不见,人都会老的,但是记忆中那美丽的姑娘,是否还是如当年那般,可爱温柔,是否已经嫁给了别的男人,有了幸福家庭和孩子,或者已经被岁月磋磨的变了性子……

霍屿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做了很多梦,梦里都是过去他跟那个女孩子的相处,第一次见面,心动的感觉,第一次牵手,偷偷亲吻,偷偷约会……

他的离开,她的伤心……

霍屿天没亮就醒了,起床收拾了下,换上他自认为比较帅的西装,好好的抓了下头发,脸上看着黑眼圈有点重,又不能跟女生一样,好好的用遮瑕遮一下,不过照着镜子之后的霍屿,觉得自己不算太老,应该不会让那个姑娘失望吧?

他想了一晚上,也做了一晚上的梦,霍屿已经下定了决心,去见见那个可爱的姑娘,即便她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别的孩子的妈妈,即便她或者是被岁月磋磨了,可是,霍屿想着,那依旧是他年轻的时候爱着的姑娘啊!

当年的感情他付出了部真心,甚至再也没有碰到一个比她还好的姑娘,所以,这份感情值得他再去看看她的。

霍屿精神百倍的出发,去了当年记忆中的地方。

破旧的平房早就已经被改造成了漂亮的高楼,小区环境繁华,周围还有不少商场超市,小区内部老人孩子最多,年轻人都在外面上班。

霍屿走进小区广场,看到几位年纪比较大老头老太太坐在一起晒太阳,他走过去,坐下来,然后试着跟老人们搭话。

“大哥,大姐,你们是原来这个村的村民吗?”

老人们看到霍屿还是比较热情的,笑着问,“是啊,你还知道我们东山村?现在都已经改成小区名字了,记得这个村的名字的人不多了。看你年纪,我不记得你啊!你以前也是东山村?”

“我不是,我是来找朋友。我以前有朋友住在这里的,没想到多年过去了,这里都变了样子了。”

“什么朋友啊?当年的村里人我还记得,”

“哦,我找许家的许微,大姐你知道许微吗?”

老太太想了想,身旁那个老头突然说:“你说的是许开发他那妹妹吧?特别漂亮的像仙女的那个微微?”

“对对,是她。大哥,他们一家人还在这里吗?”

“许家啊……不在了,许开发之前还回来闹了,后来,微微那丫头,带着孩子和老太太搬走了,后面就再没回来。老婆子,你之前不是说见过许开发另外一个妹妹?他们现在在哪里?”

老太婆摇头,“我见过那丫头,别提了,听说是偷东西被抓进去过,后来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过的不太好。村里人传说,她跟许开发去找微微那个女儿来着,想要分家产,后来怎么闹,结果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真是作孽啊,他们当初都不管老太太,微微多不容易,还带着孩子,照顾老母亲,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熬过来,他们还有脸分家产?当初在村里都做过公证了,他们不照顾老太太,连房子都不要了。”

“他们那是没想到我们会拆迁,那么一大笔钱,不知廉耻的想要抢呢。”

“谁说不是呢?”

几个老头老太太的,就这么当着霍屿的面儿,如此讨论起来了,而霍屿在一旁听着,眉头越皱越深。

好不容易老头想起来还有个霍屿在一旁等着,才赶紧问,“你是微微什么人啊?”

“我……是她年少的朋友,同学。”

“哦,同学啊,这么多年了,是不好联系的。不过,你啊,来晚了。”

“怎么回事儿?”

老太太有些遗憾的说:“听说微微已经不在了。”

什么!!!

这个消息,对于霍屿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他可以想象着,许微年老,过的幸福,儿孙绕膝,或者她过的不好,为了柴米油盐而忙碌操劳,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许微竟然不在了。

霍屿突然脸色一白,浑身冰凉。

老头老太太看他难看的脸色,顿时有些同情他。

毕竟多年的朋友不在了,是难过的。

“你也别难过了。我们也是听说,也许微微还在呢?”

这种也许其实微乎其微。

可是霍屿心里却燃起一丝希望。

他连忙道谢,之后就便立刻转身离开,迅速找人调查许微的户籍,想要找到她。

而当霍屿坐在车内,回到酒店的时候,助理已经给了他确切的消息。

“霍总,这位许女士已经死亡了。”

“……”

霍屿长久的沉默了下去。

“霍总?”

“什么时候的事儿。”

“前年。”

“什么原因?”

“癌症。”

霍屿挂了电话,整个人几乎站不住,他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默默的,似乎很是无助。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许久之后,霍屿才叹息了声。

人都已经不在了,他也没有什么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霍屿让助理帮他定了一张回帝城的机票,而在离开帝城之前,他最后要做的,就是去找到许微的墓地,祭拜一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