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卡沃兹听了艾尔芬的话,只得一脸泄气地歪着头,甩手道:“结果不需要我们忐忑纠结是否用斑了,他自己都不屑于打击这种类似战俘营的地方。”

艾尔芬点点头:“也好,斑现在的心脏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皮丝可会心痛到暴打我们百遍的……之前放倒鸣人佐助的病毒已经撒进去了,因为在空气中存活距离很短,所以不会来到我们这里,静候他们失去战力……不行,发现集体身体有恙会联络吧,得趁他们弱化到刚好不会察觉的时候,立刻攻击,设法引诱他们不得不使出所有能封印的家伙都拿出来的手段呢……请问,桑妮和拉尔瓦、闪光还没到吗?”

这次营救行动本算是妖精几乎倾巢出动,除去向日葵作为最恶状况的手段待命,只有安琪不参加。

安娜同样被当做工具人单独派出救援其他地方。

……………………………………………………

安娜将原本卡琪诺负责歼灭的部队部无力化或石化了,不给他们一点对外求援的机会。之后,在白绝带领下,有些无语地盯着感觉卡琪诺应该在那里的一块大石头。

石头上围着一圈麻绳,还贴了很多的咒符,是安娜不认识的物品,倒是有些像她在型月世界度过时期,在岛国见过的某些神社里的东西。

“这是?”安娜问白绝。

“木叶白牙击败她离去后,这里的部队为了确保安追加的封印。”白绝答道。

总之,安娜一脚把石头给踢成了两半,看见卡琪诺撅着臀部趴在石头缝里,一动不动,毫无活动的迹象。

白绝憋着笑,上前指出卡琪诺的紫色裙袴里,那是——

宛如插花一样被木叶白牙用千年杀插了无数的封印符,以那里为中心,封印咒文没有蔓延到卡琪诺的衣服上,直接在里面遍布了她的躯体。

黄色围巾女孩穿米色大衣拉萨旅拍图片

安娜无语地说:“听说对手称号木叶白牙,感觉有点不对?”

“呵哈,你不知道啊。”白绝乐道,“正因为千年杀的恐怖杀伤力,旗木朔茂才被人称作木叶的白色獠牙。顺带说一下,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的千年杀威力远不及木叶白牙。”

“这种事我不想关心啊,封印符不取出来?”安娜问。

“……你确定让我来,拔?”白绝用奇妙的目光看着安娜。

“啊哎,”安娜唉声叹气,走上前抓住卡琪诺袴里的封印符边角,“我知道了,我来。”

……………………………………………………

安琪和安娜一样,也没有翘班,这里目前和雏田目前所在的联军第五部队还不远,那支部队不久前接收了几乎覆没的其他主力部队残部,幸存者都是实力佼佼者,可以说是实力大增吧。

又鉴于雏田有能够硬撼金轮转生爆的术,让安琪去牵制雏田和她所在的部队——艾尔芬等一再强调牵制就行啦,别上火,别贪心,别一不小心又送了。

“真巧~雏田、牙、志乃、鹿丸、丁次、井野都在这里,那么——四赤阳阵!”

接收了其他残部的忍者联军第五部队,周围被火焰结界所包围笼罩。

安琪的p庞大,以一己之力凭四个分身直接使出了本需要四个火影级忍者协力才能使出的结界术。四个分身身体周围有双层四赤阳阵结界,因此不打倒安琪本体或安琪查克拉耗尽,结界就不会消失,打破也能快速修复。

本体呢?

在结界外面坐着。

“这可是连十尾都无法挣脱的结界。只是要我牵制,简直不要太轻松,哈哈哈。”安琪看着被结界包围的众人,笑道。

她爱找虐却不蠢,面对大军也没啥好做的,原地坐下拿出《亲热天堂》读起来,虽然绝版了,可只用短暂闲暇从第一部读起还是够她再读几年的。

正捧着《亲热天堂》兴致勃勃的安琪不远处出现了空间旋涡扭曲。

“安琪!我不看着你,你就又读自来也那种书啊!”

“琳!我现在又不是木叶忍者你还管我哈!”安琪熟练地在书页上折了个角,转过身对神威转移出来的人说。

确实是这支部队接收其他部队后选出来的佼佼者,从阿飞和温卡沃兹手里逃脱的琳和萤自然有,连芙都在,也少不了雏田,一共四人。

“照美冥和黄土也接收了吧,不把他们带出来?”安琪向结界内斜眼,“对付我,多俩影岂不更好?哈哈。”

不过这样就舒服了,安琪一个分身偷偷朝四赤阳阵内丢出了艾尔芬交给她预防万一的病毒瓶子。

“部队还需要影坐镇。安琪,为什么,要加入晓?”琳问。

“对呀,确实木叶村也就是那样,对我和安琪来说大多都是不好的回忆,可为什么?”萤说。

“鸣人君也明明担心安琪的啊。”雏田说。

而芙是这么说的:“在战前我就想说,为什么你坐的样子像狗一样啊?”

木叶一方顿时无语了,有些事情就是明明看着是那样却是绝对不能吐槽的呀。

安琪席地而坐的姿势的确像狗,有时高速移动还四肢着地。不过木叶忍者通常认为这是安琪受九尾查克拉意识影响变得举止像狐狸,因此绝不能在她本人面前提这事的。

安琪也着实被芙这个笨蛋无语了一阵,把《亲热天堂》收进袖中的储物纸符里,拍拍屁股起身叉腰说:“嘻嘻,嘻哈哈哈,我告诉你们理由就能当沙袋或帮我们吗?”

“如果是佩恩宣扬的那样,就是不可能的。”琳说。

“对呀对呀,让世界感受痛苦这种事怎么看都太扯了吧?”芙抢答说。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的情报是不是有些古老啊,”安琪笑弯了腰,“也对,你们只是为了夺回本来就不该属于你们的尾兽才开的战,理由什么的随随便便就行了吧?”

“什么?难道尾兽就属于你们吗!重明可是和我说他同胞都很不愿被关进外道魔像的哦!”芙喊道。

“你和七尾重明好上了?也就是说之前关系并不好,难道尾兽关在你体内很舒服?你是做人柱力没朋友,才这么想交朋友吧?”

“啊,这个嘛。”芙不可能回答得出。

(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