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的万赏,为学姐求比心,关于发糖的事情,下一卷是糖,请大家期待吧)

高耸如山岳的陵墓灯火层层叠叠的依次而上,在阴沉的天幕下如同巨大的通天塔,玄色的旗帜在风中飘飞,满目尽是小篆的“秦”字以及黑色的龙图腾。

火光璀璨,宫殿巍峨。

天空中的箭矢乱飞,成默手握一把六米的长矛扫过一片蜂拥而至的陶俑,顿时茫茫的黑色浪潮里就空了一小片,不过很快就被密密麻麻的陶俑给迅速填满。

成默正待在扫一遍,然而横扫而过的长矛,却被混杂在人群中手持巨剑的巨人俑一把抓住,然后拦腰劈断,接着身高约有2.5米,比姚明还要高的巨人就跳了过来,一剑砍向成默。

成默并没有立刻将巨人俑用急冻射线给戳穿,而是将跳在空中的巨人俑给封在了冰中,稍稍观察了一下,一般的太极龙学生并不会对秦始皇陵墓中的陶俑产生兴趣,学习理科的他们大概就会认为天选者系统就是一个超越了人类现有科技的武器。

所以,在超越了现实的里世界中看见巨人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反正里世界奇怪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巨大的陶俑实在没有半点好值得关注的。

但熟读历史的成默却知道,眼前这个被他封在冰中的陶俑在历史上是有说法的,成默知道秦始皇陵墓的所有陶俑都是按照1:1比例制造的,按这么说的话,那么也就是秦朝应该存在如此高大的人。

不过这也不值得惊讶,秦朝有人得巨人症,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如果真的只是这样,成默也不会在意,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据史料记载,秦始皇时有个著名的大力士叫做阮翁仲,他身长1丈3尺,那就是相当于现代的3米高,“端勇异于常人,始皇令翁仲将兵守临洮,威震匈奴。”

翁仲死后,秦始皇便将这12个铜人取名为翁仲。匈奴人来咸阳,远见该铜像,还以为是真的阮翁仲,不敢靠近。于是后人就把立于宫阙庙堂和陵墓前的铜人称为“翁仲”。

于是司马贞的《索隐》里说:“各重千石,坐高二丈,号曰翁仲。”

白净可人孟洁外拍写真

而这件事情,《汉书五行志》中也曾经有过记载。

人类长到3米高并不是完没有可能,目前有记载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是2.73米,可身高3米,还勇猛异于常人,这绝对不是患巨人症的表现,一般来说得了巨人症的人移动都困难,不要说勇猛异于常人了。

实际上,这并不是华夏古代关于巨人的唯一记载,在《国语鲁语》中也记录过巨人族“防风氏”遗骨的事情,吴王夫差派人去挖勾践的祖坟,挖出了一具巨人骨头,请孔子来鉴定,孔子认为这就是巨人族防风氏的骨头。

孔夫子从不语“乱、力、怪、神”,即不发表有关暴力、荒诞的言论来吸引眼球,也不搞不懂装懂,是个普遍认为具有公信力和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他的言论具有相当高的可信度。

有意思的是,2001年,米国和秘鲁考古学家在位于秘鲁北部海岸的一座巨型玛雅金字塔内发现了3座充满大量神秘文物的古墓。

让考古队员感到震惊的是,他们在3座古墓里发现了3具非同寻常的骸骨3具“巨人”的骨架。

之所以称他们是巨人,是因为这些骨架的身长都在2.8米以上,而普通的当地男性身高平均仅为1.49米。

当然,在出版的2001年3月号米国《国家地理》杂志上,历史学家只能暂时认为这3个巨人可能是患有类似的马方氏综合征(一种臂、腿、手指和脚趾先天细长、两侧晶体状异位及有其他身体缺陷的病症),并没有给出其他的解释。

成默当时也觉得理所当然,但如今看来却有些过于巧合了。

都是金字塔、都是帝王墓穴、还都有巨人……

这有些奇妙的关联,让成默此刻特别的想去到埃及金字塔遗迹之地看看,他很想知道埃及金字塔里面是不是也有巨人的存在。

成默看着被冰封住的巨人俑在挣扎,冰块在慢慢的皲裂,恍惚一瞬,站在中间的许霁云挥舞了一下弓弩,一枚空气弹丸就射爆了被成默封在冰里的巨人陶俑,将冰块连同陶俑轰成了碎片,同时许霁云大声的对成默说道:“zero,别走神…..你得帮一下关关,他有些扛不住了,我现在最多顾前面,顾不到后面….”

成默扭头,就看见队伍中间的许霁云,正拿着双弩专门射击混在“人海”中身玄甲的精锐陶俑,以及驾驶着战车居高临下攻击杜冷和朱令旗的驷车长。

杜冷和朱令旗共同面对着好几个巨人俑,两人已经散开了队形,必须利用走位来躲避巨人的攻击,而先前一扫一大片的技能,此时因为巨人俑和玄甲陶俑能够破开能量护盾,而没有办法蓄力释放,让两个人相当的狼狈。

“这次巨人俑和玄甲陶俑的数量比上次多了那么多

!这是怎么会事?”朱令旗费尽功夫击碎了巨人俑之后大声的询问,他也并不是想要得到答案,只是想要抱怨一下,发泄有些憋屈的情绪。

不过杜冷依旧开口道:“大概是因为我们等级提高了?教官不是说过吗?遗迹之地的通关难度,会因为参与者等级的不同而变化…..”

成默将杜冷的话听在耳里,心想:“估计这次难度调整,就是自己的锅了…..”

朱令旗大声道:“得想想办法,我们进度本来就落后了,在这样下去不行,不仅赶不上其他组,说不定还没有到达陵墓,估计就要挂一两次了!”

“要不你先抗一下,我用技能清楚杂兵,然后集中火力打巨人俑和玄甲陶俑。”杜冷说。

“行!”朱令旗跳到了杜冷的身边,一把抓住杜冷面前的巨人俑,抡了一圈,将几个围着的玄甲陶俑砸开,然后将手中两米多高的巨人俑,向着另外几个巨人俑扔了过去,顿时广场上密密麻麻的陶俑阵就被砸出了一朵小小的空缺。

“许霁云,掩护我…..”找到空档的杜冷连忙从重重包围里面跳到了许霁云前面一点,许霁云没有说话,只是加大了输出力度,杜冷则开始蓄力,这一次的蓄力时间,比刚才在外城的那次要久一些,几十秒之后,杜冷大喝道:“真理,振动波!”

空气再次鼓荡起来,无数的陶俑在上下振动中裂成碎片,然而那些巨人俑和玄甲陶俑却屹立不倒,向着杜冷扑了过来。

更糟糕的是在后排的战车陶俑原本以为陶俑太多,限制了他们的速度,根本上不来,此刻杜冷面前的广场上空了一大片,不少后面的战车陶俑就部朝着这边集中,并开始加速,于是二十多辆战车陶俑,一下都朝着空缺了广场狂奔了过来。

二十多辆战车在广场上奔驰,引起了浩大的声势,恍如千军万马一般向着杜冷他们冲了过来。

“这仇恨拉的有点大了……”杜冷苦笑着说道。

而在不远处,五个人一组的小分队,在茫茫的陶俑海里,就像是狂风巨浪里随时会被掀翻的小舟,很显然其他队的情况也很糟糕,成默感觉到在战争中个人力量的渺茫。

即便是天选者,面对成千上万的军队时,都有些力不从心。

成默回头看了眼站在菱形队伍尾巴处的刺猬头关博君,他正拿着捡来的长戟,左支右绌的抵抗着好几个身着玄甲动作敏捷的精锐士兵,关博君扫开那些不知道闪避的普通陶俑,同时从指间弹出红色的射线射向那些不知道疼痛的玄甲精锐。

然而关博君的热熔射线在对方的铁甲上只能留下一个孔洞,对于人来说这是致命的伤害,但对于陶俑来说,有点不疼不痒。只有当热熔射线将玄甲士陶俑打成了筛子的时候,关博君才能用长戟将玄甲陶俑打烂。

这样的效率实在太低了,因此他身边的玄甲陶俑越来越多….

虽说还能抵抗,不至于被击杀,但关博君的表情已经有些凝重,一直话多的他,也不在说话,神贯注的应付着蜂拥而至的玄甲陶俑,严防死守,不让自己出什么差错。

成默倒是知道关博君的热熔射线为什么对陶俑作用不大,因为好一些的陶瓷材料一般具有很高的熔点,甚至能够达到2000c以上,且在高温下具有极好的化学稳定性,陶瓷的热膨胀系数比较小,结构也较疏松,因此遇热不易炸裂。

但陶瓷的是脆性材料,在温度急剧变化的环境中,材料内部会产生很大的热应力,脆性材料这时就会很容易产生裂纹,进而破裂。

瞬间成默就想到了主意,大声的关博君说道:“关关,你能控制热熔射线持续加热空气吗?”

关博君立刻也明白了成默的意思,百忙之中抽空说道:“陶瓷上会有这么大的热量交换速度吗?”

“这个交给我来解决,你尽量把温度升高就行…..”成默说道。

关博君点头,开始在成默的保护下持续的发动热熔射线,空气中逐渐弥漫起了焦糊味,黑暗中凭借肉眼都能看见空气蒸发的袅袅烟气,作为载体,关博君都感觉了酷热,像是在蒸桑拿的那种感觉。

“好了吗?”关博君看到自己的蓝条已经消耗了一大半,连忙问道。

成默一脚踢碎一个玄甲陶俑,说了声:“好了!”,无数根冰棱就沿着关博君的热熔射线的轨迹密集的平行着射了出去,像一张冰雪之网。

顿时气温骤降,而成默的冰棱所接触到的陶俑,不管是普通陶俑还是玄甲陶俑又或者是巨人陶俑的身体上裂出了无数蛛网般的痕迹,这些陶俑还向前冲了几步,动作还未完成的时候碎成了一地。

不仅如此,有些陶俑还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在广场上炸出了一朵又一朵烟花,场面相当壮观。

原本被陶俑占满了的广场,顿时空出了一片广阔的区域。

关博君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楞了一下,点开贡

献值排名,发现自己不在垫底,而是升到了17位,立刻叫了起来,“艹!这下赚大发了…..”

然而关博君一脸兴奋的正准备表演成默的时候,却发现杜冷和许霁云向着他冲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十多辆飞驰的战车,以及一群奔跑着的玄甲陶俑和巨人俑。

杜冷也看到了刚才那一幕,脸上的惊讶还未曾消退,但想到讨厌的杂兵如今是屏障,可现在成默和关博君把屏障部给扫空了,立刻无可奈何的说道:“你们这清兵可清的真是时候…..”

关博君也不废话,掉头就跑,“,我怎么知道!”

成默却站着没有动,看着高速疾驰而来的战车,再次发动了急冻射线。

跟在杜冷身后的许霁云以为成默想要冰墙拦住一群发了疯的战车和玄甲陶俑和巨人俑,连忙急切的说道:“别……zero,冰墙是拦不住战车的…..”

杜冷听见许霁云的声音也回头叫道:“zero,先退回内城墙边…..等下重新来吧!”

虽然杜冷心有不甘,重新来进度肯定比其他组要慢,但总比被击杀好一点。

然而成默却没有理会杜冷。

眼见战车越来越近,等下要被数量庞大的战车和一群巨人俑和铁甲陶俑给围住,就是必死的局面,杜冷看着成默的背影,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就像玩《英雄联盟》,叫队友不要浪,可他自恃技术好,偏偏要浪一样,杜冷心中暗骂,犹豫了一下对许霁云和关博君说道:“我们走…..还不走来不及了…..”

显然其他小队也发现了这边的异样,不少人在百忙中抽空扭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当发现十几辆战车和一群玄甲陶俑和巨人俑向着成默他们冲了过去的时候,都发出了惊呼,大家都知道战车的厉害,用游戏里的话来说就是血厚,攻击高,尤其是在高速的时候,但这些战车夹杂在大量的士兵之中,威力被限制住了。

一般来说,他们面对战车的时候都是慢慢的磨,想办法击杀上面的驷车庶长就能摧毁战车,而十几辆战车一同过来的情况下,只能先避其锋芒,让战车的速度降下来,在逐个击破。

正面硬抗这么多战车、玄甲陶俑以及巨人俑,无疑于送死。

站在最后面观察各组情况的白秀秀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她还在奇怪为什么这次的难度似乎有些过高了,就看见了成默似乎在耍帅一般的独自面对千军万马,如果是她在下面,自然能够硬抗过这波攻击,但白秀秀不认为成默可以。

可成默又不像是那么鲁莽的人,于是白秀秀便远远的看着成默会如何应付,眼见十几辆战车浩浩荡荡的冲了过来,快要把成默淹没的千钧一发关头,忽然间拖着战车的陶马和青铜战车却摔了个人仰马翻,砸倒了一大片玄甲陶俑和巨人俑。

这出乎意料的场景让众人相当的意外,都在想成默是使用了什么牛b技能才能把战车部给掀翻,挽救了要退回去的第四小队…

杜冷完没看见成默是如何出手的,按道理来说要想让技能的威力越大,就需要蓄气越久,然而zero根本就没有蓄气的动作,杜冷呆了一下,情不自禁的问道:“这是什么技能?”

“急冻射线啊!”成默淡淡的说道。

站在成默身后的许霁云狐疑的说道:“没看见你用急冻射线啊!”

成默耸了耸肩膀,“用了,只是没用在战车上面。”顿了一下成默说:“别耽误时间了,赶紧过去击杀驷车庶长…..”

听到这句话杜冷更是表情都沉了下去,他完没想通成默是怎么在没有击杀驷车庶长的情况下,让战车倾倒的。

站在远处的白秀秀倒是看见了成默的动作,只有她知道,成默不过是使用急冻射线在地面上铺了一层冰而已…..

杜冷、许霁云和关博君快速的跑到马车边击杀驷车庶长的时候,才发现了成默说的“只是没用在战车上面”是什么意思,关博君立刻向成默竖起了大拇指,“靠!还能把技能这么玩…..服气….”

想到成默还用关博君的热熔射线和他的急冻射线,制造了一次巧妙的爆炸,许霁云则对成默低声的说道:“没有最强的技能,只有最强的使用者…..今天真是被你上了一课啊!”

“我平时就喜欢乱用技能,比如用急冻射线制造冰块来调酒,来做冰花,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成默一边说话,一边控制冰棱拦住了一个跳起来的巨人的陶俑。

杜冷正和也没有想到成默居然如此巧妙就破了局,看了看和巨人陶俑战做一团的成默,心里五味杂陈,只能安慰自己,他是因为没有急冻射线这个技能所以没有想到这种用法。

等朱令旗赶过来,五个人继续向着陵墓进发,这下五个人的速度就快多了,一是已经清掉了一大批战车、巨人俑和玄甲陶俑;二是成默和关博君的“冰火两重天”技能,对陶俑杀伤力格外的

强,就连巨人俑和玄甲陶俑都扛不住,因此原本进度比较落后的他们竟然成了最先到达陵墓的小队。

接着其他队的人也陆陆续续的抵达,白秀秀也赶了过来,抬头看了眼陵墓,“原本计划今天是要上陵墓第二层的,但看样子时间上来不及了,大家回归本体休息一下,将今天的战斗做一下总结,今天特别表扬一下zero和第四小队,我想大家应该能从他身上学到,该如何巧妙的利用技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