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叶绵绵没有想到,叶安若会病成这样……此时,夜更深了,病床上,叶安若正挂着点滴,因为抢救及时,她的烧也在慢慢地退着。

只是在睡梦之中,她仍旧是很不安稳,不时咳上两声。

叶绵绵坐在旁边,握着叶安若的手,心里仍旧是难过的,还有些自责。

如果她能够一直陪在叶安若的身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这一夜,叶绵绵就一直守在母亲的身边。

次日早上。

叶安若便从昏睡之中清醒过来。

晨光之中,她看着病床旁边趴着一个小脑袋,伸手轻轻地摸索过去。

那人便抬起了头,“妈,你醒了?”

“绵绵,你怎么在这里?

我这是在做梦吗?

我的宝贝女儿……”叶安若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事实上,这几天她一直昏昏沉沉的,就仿佛在梦里一般。

草地上田野中

“妈,是我!这不是梦,我就在这里,对不起,妈,让你担心了。”

握着叶安若的手,叶绵绵的眼眶也有些发涩,将头依偎在了叶安若的怀里。

“傻孩子,是妈妈不好,没有照顾好你……对了,你现在记忆恢复了?”

叶绵绵含泪看着叶安若,点了点头。

叶安若长叹了一口气,“那你……”她原本想问问叶绵绵心里是否还惦记着慕寒川的。

但是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那一场车祸,对于她来说是印象深刻。

事实上,叶绵绵出事之后,她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安宁过。

一直想着,如果不是自己粗心大意,让叶绵绵小时候弄丢了,那她永远也不会遇到慕寒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此时,叶绵绵看到了叶安若浑浊的老泪,连忙转移了话题。

“妈,这一段时间我过得很好。

我身体很健康,我还把晨星带过来了……”叶安若抓住了她的手,一脸的惊喜,“你把孩子带回来了?

真的吗?

让我看看他。”

她苍白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一丝血色,整个人仿佛恢复了枯木逢春了一般。

“他在家里,暂时没有带过来,等晚一点我让姚妈把他带过来。”

叶安若挣扎着坐了起来,叶绵绵拿了一块枕头给她垫着腰。

“好孩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怎么就没有通过我一声?”

“咳,我昨晚上到的,你正好在生病……我回来你高兴吗?”

“高兴,我当然高兴,这简直就像一场梦啊!”

叶安若欢喜至极,双手交握在一起,闭着眼睛,不停地念叨着感谢神之类的话。

叶绵绵微笑在站在旁边,看着叶安若的心情好起来,她也很快活起来了。

“绵绵啊,我不想住在医院里,我想带你回家!”

“妈,您得的是肺炎,先住院几天,等身体好了,我们再回家好不?”

“唉,我这不中用的身体啊!”

叶安若长叹了一口气,恨不得能够马上带宝贝女儿回家。

早餐时间。

叶绵绵从外面买了营养粥回来……叶安若看着叶绵绵不停地忙来忙去,一会帮她看着输液管,一会又帮她测体温,喂药。

又找护士询问治疗进度。

她看得都心疼,以前她生病的时候,夏知薇是从来没有照顾过她。

两个同样都是她生的孩子,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一个是魔鬼,一个是天使。

“绵绵,别到处走了,过来坐在妈妈身边……”“好的,这里有一个消炎药,需要饭前吃的,你先把这药吃了,然后我给你喂饭。”

叶绵绵端了一杯温开水过来,将药粒数好放在了叶安若的掌心里。

叶安若吃完饭,将杯子递给了叶绵绵。

“妈,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就点了一碗排骨粥,炖得很软烂,比较稠,你看看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吧!”

“好的,我自己来,我自己能动手!”

叶安若不想让叶绵绵喂,便是自己动手。

叶绵绵买的粥,她吃得很开心,不过心思并没有在粥上,而是一直看着叶绵绵,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

这女儿就是她的宝贝。

“对啊,阿烈呢?

他不是一直在澳洲照顾着你吗?”

“呃……”叶绵绵整理了一下思绪,其实她现在也不知道秦烈在哪里。

之前回到深城的时候,听安澜提起过,他会回深城的,但是后来她离开了。

“妈,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我们分开了。”

“那孩子挺好的,你受伤的时候,是他一直在照顾你……”“我知道,妈,我……阿烈是个好男人,而且,是那种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可是我不爱他。

我有尝试过去爱他,在我失忆之后,我是心意地跟他相处的,可是,跟他在一起,始终就是那种朋友之间的感觉,淡淡的喜欢,并没有爱情的激荡。

在恢复记忆之后,我知道我配不上他。

他值得更好的女人……”叶绵绵想到了安澜,安澜是个女医生,正好可以治疗秦烈的一些心理疾病,两个人在一起那才叫天造地设的一双。

也正是如此,她最终选择了放手。

“你这孩子,跟我一样的!我跟知薇她爸爸……他对我再好,这辈子也没有办法产生爱情。”

叶安若长叹了一口气。

叶绵绵的性格,完跟她一模一样。

“妈,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好好照顾你下半辈子的。”

叶安若点头,“也好,我也可以照顾到你。”

分别太久,母女之间的话似乎总也说不完。

中午,姚妈将慕晨星也送到了医院,祖孙三代人,也算是其乐融融了……就这样,叶绵绵在医院里照顾着叶安若住院了三天。

三天之后,叶绵绵基本上恢复了,原本医生还让多住两天院,但叶安若不喜欢呆在医院,她急着带叶绵绵回家,这便拿了药,办理了出院手术。

回来的路上,叶安若情绪仍旧有些激动,“绵绵,你的房间我一直给你留着,回头让姚妈整理一下。”

“妈,姚妈已经给我安排了一个客房。”

“客房不行,那不好,我给你准备的是个好的,等你安顿下来之后,我要带你去附近吃美食……”叶安若似乎对新的生活充满了希望。

“妈,您先身体养好再说!您看,您头发都白了。”

nbsp

;sript();/srip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