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穆看见秦轩等人脸上的神色,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果然是为了南华皇子的婚事而来。

如今有不少人进入到南华皇朝的疆域之中,大多是为了这场婚事。

他见秦轩这一行人皆都是青年才俊,而且还有数位圣人同行,自然很容易联想到他们来自某个大势力,那么来参加婚宴便合情合理了。

“藏天阁。”宋越对着南穆开口说了一声,自报家门。

至于秦轩的身份,他没有刻意去强调,只因如今秦轩在修罗地狱名气极高,从籍籍无名,一跃成为苍穹榜第七的存在,必然进入了无数大势力的视线之中,这种时候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秦轩心中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不想太引人注目,就让南穆以为他也是藏天阁之人好了。

“藏天阁。”南穆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他虽然在中部之地,但好歹也是南仙域的世子,对于修罗地狱一些有名的势力还是有所了解,更何况藏天阁坐落在西天城内,更显得与众不同。

“未请教阁下名讳。”南穆目光看向宋越含笑道,语气显得颇为客气,仿佛在对待朋友一般。

而看见南穆对宋越的态度后,南敏的脸色显得格外的难堪。

此时她心中对南穆也生出了几分恨意,这混蛋竟然敢如此对待她,日后她一定要将此事告知父王,让父王为她做主。

“宋越。”宋越回应道,他自然能感受到南穆对他的友好之意,他自然不能拂了南穆的面子。

“苍穹榜第三十!”

超短连衣裙清纯美女唯美摄影图片

南穆眼眸中立即闪过一道异芒,他对苍穹榜上排名前列的每一人都记得十分清楚,宋越,刚好排名第三十。

而此时,南敏身旁一人不知对她说了些什么,随即便见她脸色变化了下,美眸有些震惊的看了宋越一眼,苍穹榜第三十,他竟然这么强。

她修行到中阶帝境,在不少人的眼里已经是天之骄女了,然而,连入苍穹榜的资格都没有。

与宋越一比,她简直差的太远了。

“宋兄天赋卓绝,风采无双,苍穹榜位列第三十,而南某才堪堪入榜,相比之下,实在有些汗颜。”南穆朝着宋越苦笑道,语气显得颇为谦虚。

“南兄言重了。”宋越摆了摆手,他对于排名并不是那么在意,即便他排在第三十,但前面还有许多人,他与那些人同样差距极大,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南穆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宋越问道:“前些时日收徒大会结束,听闻有一人从无数人中脱颖而出,跨越境界击败了天衍阁的沈无情,还引来两大中行天的势力,此事可是真的?”

南穆的话语使得宋越和秦轩等人神色微微凝了下,似是没想到他会有此一问。

“的确是真的。”宋越微微点头,只是肯定了南穆的话,并没有过多介绍。

南穆自然不是没有眼见的人,见宋越没有兴趣继续说下去,他便也没有多问,他只是对那人有些好奇,从榜上无名直接到第七名,这上升速度简直惊世骇俗,不知是一位怎样的人物。

南穆现在还不知道,他心中想要了解的人,此刻便站在他面前。

“南穆,这件事你就打算这样处理吗?”南敏目光冷淡的看着南穆,想要他给一个直接的答复。

南穆看了南敏一眼,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悦之色,他正想借此机会与宋越结交一番,南敏便来这样一句话,简直太扫兴了。

“我会给你一个交待。”南穆淡淡开口,他心中实则是很看不起南敏的,天赋寻常,性格却极其刁蛮任性,仿佛所有人都要顺从她的心意,否则便是对她不敬。

这样的女子,自然是极不讨喜,然而幸运的是,她有一个极厉害的父亲,足以为她挡下一切风雨。

若非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南穆根本懒得搭理她。

只见南穆目光转过,随即落在秦轩的身上,道:“刚才是你对她出手的吗?”

听到南穆的话语,秦轩的眼睛不由眯了起来,回道:“是我。”

“按照南仙域的规矩,杀人偿命,既然你刚才对她生出了杀心,那么便要承受相应的惩罚。”南穆对秦轩开口道,使得秦轩神色冷了几分,惩罚他?

只见南穆又看向南敏,道:“你刚才说他出手欲杀你,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与他一战,报刚才之仇。”

此话落下,周围人群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格外精彩的神色,这惩罚……未免也太轻松吧!

既然秦轩刚才能够杀南敏,那么即便再战一场,南敏也不会是秦轩的对手,甚至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若说这是惩罚,恐怕不是对秦轩的,而是对南敏的。

“南穆,你太过分了!”南敏咬牙切齿道,气得脸色发紫,这南穆竟然让她亲自出手,这分明是让她去送死。

“南仙域的规则本就是如此,我没有偏袒任何人。”南穆淡淡扫了她一眼,道:“不然按照你的想法,你要如何惩罚他才算满意?”

只见南敏眼眸中闪过一道冷意,沉吟了片刻,旋即道:“我派一位同境之人代替我出战,无论结果如何,双方都不得再追究下去。”

南穆脸上闪过一道深意,这南敏倒是聪明,知道自己杀不了对方,便派他人出战,她虽然不是苍穹榜上人物,然而因为她父亲的威名,她身边却有这样的人物。

苍穹榜上之人天赋皆都超凡,可越境界战斗,诛杀一位同境之人自然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但他本想让南敏知难而退,没想到她如此执着,非要置那人于死敌,他当然不在意一位无关之人的生死,但那人是宋越的手下,若当着他的面被杀了,他与宋越便不可能成为朋友。

秦轩目光看了南敏一眼,自然清楚她心中的打算,心中不由冷笑一声,这女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正当南穆思考该如何化解眼前难题的时候,一道淡然的声音从秦轩口中传出:“既如此,南世子不如便答应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