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然已经有了主意,就这么办吧,路上一定要小心。”

李勋嘱咐道。

范中允笑道:“我托郑春将军领着三十名士兵护送,不会有事。”

范中允曾经婉转的跟李勋说过,此次前往武州,最好轻装简行,不要带那么多人同去,当时,李勋没有明白范中允话中隐藏的意思,只是想着单仇、赵卫等人都是人才,与自己的关系又是不错,把他们带在身边任用,可以省很多麻烦,如今静下心细细想来,却是有些明白了范中允那些话的深意。

武州的守军,很多都是黄詬的老部下,如今黄詬出事,官职被免,他的那些老部下,心里肯定是惶恐不安,自己现在即将上任,身边带了好几百人,赵卫、单仇、郑春等人皆是将才,这会给武州守军将领们一个错觉,黄詬的出事,还是牵连到了他们,李勋带了这么多人前来,就是准备夺取军权,或者是直接进行一场大清洗,这也是常态,一方节度使战败,其手下的人不可能部都是杀光,清洗自然在所难免。

范中允先行一步去往武州。

两个时辰后,雷万海找到李勋。

李勋问道:“怎么样,他招了吗?”

“他什么都不知道。”

雷万海摇了摇头,然后问道:“将军,此人如何处置?”

李勋想了想,说道:“交给当地官府处理吧,你去通知兄弟们,继续赶路。”

李勋并不关心此人的死活,但也没有必要直接杀了,意图刺杀朝廷重要将领,这可是重罪,到了官府,也是死路一条。

可爱的喵小姐

众人各做离开的准备,房间里只剩下李勋与欧阳离两人。

李勋看向欧阳离,说道:“欧阳离,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欧阳离摇了摇头,有些茫然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欧阳离确实不知道该去哪里,母亲死后,他便是再也没有了任何亲人,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李勋想到了北江会,欧阳离背叛了他们,这个组织恐怕会进行报复。

“北江会恐怕不会放过你。”

欧阳离笑了笑,淡然道:“我若是怕死,就不会帮你。”

李勋重重点了点头,从这句话当中,大概看清了欧阳离的为人,重情重义,当年自己不过是举手之劳,随意为之,却是换来了此人的涌泉相报。

“欧阳离,跟我一起去陇右吧,你武艺高强,在军中应该会有用武之地。”

欧阳离沉默片刻,然后叹声道:“恩公,我是一名逃犯,你若收留我,恐怕会引来祸端,而且…我虽有一些武艺,却不通武略兵法之道,对恩公你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

李勋拍了拍欧阳离的肩膀,大笑道:“人与人之间,除了利益,还有感情,祸端不祸端的,那是以后的事情,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你不通武略,就在我身边做个侍卫,也算是一个进身之道,日后说不定也能封官拜将,光耀门楣,你父母若是在九泉之下,看到你能有那一天,定会非常安慰。”

欧阳离眼中露出激动之色,李勋能够说这番话,足以证明,他并没有看不起自己,而是真心之语,而且…因为帮了李勋,背叛北江会,北江会绝不会放过自己,两人若是就此分别,欧阳离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恩公不弃,欧阳离自当效死命。”

欧阳离跪倒在地,重重磕了几个头,大声道:“欧阳离拜见主公。”

李勋愣了愣,连忙扶起欧阳离,说道:“你直呼我名即可,不要这么客气。”

欧阳离摇了摇头,正色道:“前番赠钱葬母,如今又是不弃收留,我欧阳离虽不是大丈夫,却也绝不是忘恩之人,认你为主,乃是合情合理。”

李勋一番劝说,欧阳离却是态度坚决,一步不让,没有办法,李勋只得放弃。

欧阳离这时说道:“主公,北江会的事情,我虽然不甚清楚,但这个组织,做事向来极端,呲牙必报,主公收留与我,恐怕会惹得北江会一同报复。”

李勋心中苦笑,你刚刚不说,现在说了有屁用。

“在武州,除了皇上,谁都别想动我一根汗毛。”李勋却也不是太担心,自己做了武州都督,拥兵数万,身边侍卫成群,区区一个江湖组织,还能把自己给怎么样了不成?

准备就绪,众人继续赶路前行。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过。

这几天,李勋等人一路急行,到了晚上,就在野外露营,身上的食物吃完了,路过城池,就派人进去购买,大部队却是没有进城,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没有朝廷的文书通牒,一百人以上的军队,是不能随便进入城池的。

承平七年,二月的第一天。

李勋等人终于是出了会州,会州可以算是一个临界点,会州以内,算是中原,人口众多,城池点点,繁华依旧,出了会州之后,则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人口开始变得非常稀少,有时候走半天的路,也是见不到什么人,更别说像样的城镇了。

路过鄯州城的时候,守城主将叫做赵诚,是马武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只要马武外出领军作战,必会把此人调到身边做副将,陇右之战,李勋与他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李勋的到来,赵诚显得颇为客气,杀牛宰羊,好生招待了李勋等人一番。

虽然距离陇右之战,已经过去半年有余,但在鄯州城四周,还是依旧可以看到许多战争留下的痕迹,残破的城池,许多暗红一片的大地……

二月初四。

李勋进入甘州境内,陇右一共十一州之地,东边鄯、凉、廊、籣四州,西边甘、沙、瓜、武、叠、岷、临七州,陇右东边的四州,虽然人口不多,但主要的几个城池,还是颇为繁华热闹的,而进入陇右西边地境之后,就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地广人稀了,道路也是难走,路过岷州治所首府闵煌县,岷州刺史出迎数十里,李勋最开始还以为此人客气,哪里想到,刺史一见面,便是大吐苦水,说什么闵煌县虽为岷州治所,人口却是不足三万,粮食不足,贫困潦倒等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