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和凯特琳并不是完坦诚的,他们参加这次展会并不完是完为了展会本身,还有其他的目的,只是这点就不方便向维克多和露易丝夫妇透露了。

虽说露易丝是凯特琳的姑姑,国王维克多又很听老婆的话,但事关重大,周铭可不指望把信任放在别人的道德上。

况且以维克多和露易丝的聪明,也肯定能猜到他们隐瞒了一些事情,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心照不宣,要什么都说的那么明白,反而没了意思。甚至对方依然还会认为你隐瞒了什么,惹出更多猜忌,就弄巧成拙了。

“刚才周铭你说可以让这次安瑞普展会做到一流,你是怎么打算的?”

露易丝突然问,她还提醒道“你可知道现在距离展会开始就三天时间了。”

露易丝还是很现实的,尽管之前对周铭和凯特琳这么坚持要参加展会表示怀疑,但当现在局面无法改变以后,她第一反应是如何给自己谋利最大化。

或者……可能露易丝原本就是这个打算,先前只不过是故意那么做的?

周铭无从考究露易丝的真实想法,也不需要知道,就像露易丝不追问自己参展的真正目的一样,有些事情就不适合放在台面上说。

“当然没问题。”周铭说,“只要你们把我来参加这次展会的消息放出去就可以了。”

维克多国王夫妇都皱起了眉“你是不是对自己的影响力太过自信了?”

“可能并不是。”

回答维克多国王的是他的王后露易丝“陛下你并不知道周铭在英国在墨西哥还有东南亚的那些事情,很多家族都把他视为眼中钉,尤其是老摩根的那个孙子。”

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

不过露易丝这么说却并不是在帮周铭说话,她随后又问周铭“所以你让我们把消息放出去,是为了吸引这些人过来吗?要真是这样,那这次安瑞普展会的影响力的确能成倍提升,可问题在于,一旦这些人都进来了,局面就乱了,这似乎和你之前单纯参展的保证背道而驰了!”

“这只是展会,又不是招标会,就算有很多人进场,就算局面真乱,又能乱成什么样呢?”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切了一块牛排放进自己嘴里,突然抬头直视着维克多国王和露易丝王后“而且要想打响安瑞普展会,却一点风险都不愿意承担,你们也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了吧?”

对面国王王后俩口子还在犹豫,周铭这边却已经先举起酒杯,向他们示意一下“预祝这次安瑞普展会大放异彩!”

周铭说完和凯特琳一起喝了酒,而那边国王王后俩口子显然没想到这样的局面,显得有些愕然,但还是维克多国王先反应过来了,他也举杯向周铭示意“周铭先生是一位非常传奇的人,我很希望你的传奇仍然能影响到这一次的安瑞普展会。”

随着维克多国王和他的王后喝下了这杯酒,这也预示着这一次安瑞普科技展的合作达成。

谈好了安瑞普展会以后,这次饭局后面就成了垃圾时间,周铭凯特琳和国王夫妇互相聊着看似有意义,但实则毫无营养的话题;他们给周铭介绍着比利时的风情,周铭也告诉他们华夏的一些特色。

或许唯一让周铭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就是露易丝询问周铭和凯特琳什么时间结婚了。

这个问题周铭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因此也没让凯特琳替自己回答,自己说道“现在我的局势还没有稳定,等我稳定下来,我一定会给凯特琳一个最好的婚礼。”

露易丝也很高兴的说道“那我一定会早早为你们准备一份礼物的!”

吃完了晚饭,周铭和凯特琳就由国王夫妇领着去参观了肯特城堡着名的温室花园。

这是1873年王室鼎盛时期专门修建的古典样式奢华花园,他的顶部装饰有巨大的王冠,整个花园内部几乎年恒温,栽种有世界收集来的植物花种,包括有来自华夏的山茶花,以及超过两百岁树龄,由乾隆赠送的橘子树。只是少了乾隆爷最喜欢的瞎鸡儿题词,让周铭有些怀疑真假。

这样一座花园,每年光维护的成本就不知道有多少,不过现在都是由比利时政府一力承担,却只有王室成员可以享受,不得不说王室做了一手好操作。

当晚,周铭和凯特琳就被安排住在了肯特城堡,然后第二天由王室给他们安排车前往安瑞普。

提起安瑞普这个名字,恐怕绝大多数国人都是一脸懵逼,甚至就算在世界,绝大多数也都不知道这个城市在哪里,当然除了那些专门交易钻石的商人们,因为这里是世界的钻石交易中心,因此这个城市的居民经常会戏称安瑞普是被钻石堆起来的城市。

安瑞普在比利时的最北端,莱茵河最后的冲积平原上,他是比利时重要的港口城市,他除了最出名的钻石贸易以外,同时还是非常重要的科技城市以及交通枢纽。

早在五百年前,安瑞普就被哈鲁斯堡家族纳入成为私人领土,经过五百年的风云变幻,最后在露易丝出嫁时被当成礼物送给了她,自此成为露易丝的私人封地。

不过现在马上都要进入21世纪了,封建领主早就给打倒了,虽然比利时还保留王室,露易丝作为安瑞普的领主也有法理承认,但却并没有像古代领主那样对自家封地绝对的生杀大权,可以说露易丝对于安瑞普更多的就像王室对比利时一样,是一个王国的象征,除了一些名义上的权力以外,露易丝唯一的实权,恐怕就是可以分享税收了。

简单说来,就是安瑞普每个季度所收上来的所有税费,有一部分会被交到露易丝手上。

尽管对比以前那些领主们,在自己的封地内想怎么收税就怎么收税,露易丝这无疑差了很远,可现在毕竟已经快21世纪了,还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也正是露易丝分享安瑞普的税收,让露易丝在财力上十分富足,从而保证了露易丝在比利时王室的地位,甚至连维克多能继承王位,很大程度上也是托了露易丝的福。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在比利时的王室里,露易丝这个王后是要压过国王半个头的,很多事情国王是得和王后商量着来的。

听到这样的解释,周铭才恍然大悟的反应过来,就说昨天在肯特城堡的晚宴上,自己就感到那么奇怪了,感情是这位维克多国王有些妻管严啊!

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凯特琳的祖父很聪明,知道把安瑞普让露易丝给带到比利时去,也算是在哈鲁斯堡快速衰落的时候,保障了最后一点颜面。要不是安瑞普,不说露易丝会彻底沦为连老公找情人都不敢说话的王室花瓶,但绝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地位。

周铭和凯特琳到达安瑞普已经快到中午了,当周铭他们的车子进入了安瑞普的城区,就让周铭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由于安瑞普作为哈鲁斯堡家族的私人封地,一直没有受到太多的战火波及,让这里保存有非常完整的中世纪街道,从市政厅到歌剧院到教堂,城市里有太多超过一百年的古老建筑。

而除了这些建筑,安瑞普的街上也随处可见一些各式各样的精美人物雕塑,也是由于这些,安瑞普也早早被收进了世界遗产名录。

车子最后停在了皇家安瑞普酒店门口,这是属于露易丝王后的私人产业,虽然也对外营业,但更多的还是用于接待王室客人,或者王室方面活动的接待工作。

这家酒店名字上叫酒店,但实际却是一个足有超过两百年历史的古堡。

由于王室那边的通知,酒店经理早早的等在了前台,等周铭和凯特琳到了,他都是亲自出门热情的迎接,并给公主殿下行了中世纪的骑士礼,当然周铭这个准驸马也跟着沾了光。

根据这位经理解释,他也是哈鲁斯堡家族的老仆人了,在家族败落以后,他就被露易丝安排在这里当经理,负责酒店事宜。

“我从来没想到我居然能见到公主殿下,我太高兴了,我相信露易丝王后,相信公主殿下,一定能重振哈鲁斯堡家族的盛势!”酒店经理激动的高呼。

由于凯特琳的特殊身份,他们被安排在了后面最古老的城堡里,那是以往只有国王王后,以及他们所邀请的各国王室成员来了才有幸入住的房间,至于其他人,哪怕你是什么首相总理,也没资格。

将行李放好,周铭走上顶楼的了望台,不仅整个城堡酒店尽入眼底,就连大半个安瑞普城也都看得清楚,不愧是领主的房间啊!

不过看着整个安瑞普城,周铭也有些感慨,没想到露易丝这么个守住哈鲁斯堡最后颜面,就能有这么繁华的封地,那么鼎盛时期的哈鲁斯堡家族该有多厉害?那些没有败落的其他家族,又有多厉害?

周铭突然想想自己以前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是不了解这个世界,所以什么事都敢做,什么家族都敢得罪,现在回头想想也真是能惊出一身冷汗。

忽然一阵香风袭来,一个柔软的娇躯靠在了背上,一双藕臂抱着自己,是凯特琳。

“周铭,不要管现在这些世家多厉害,你以后一定会比他们都厉害,我相信你!”凯特琳说。

周铭摸着凯特琳白皙细嫩的柔荑“放心吧,一定的!我可是答应了老丈人,要帮你振兴哈鲁斯堡家族的。”

凯特琳扑哧一笑,海棠折枝倾国倾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