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冉升起的朝阳像是一轮充满希望的大饼,橙红朝晖唤醒问剑城,人潮涌动中,朴实无华的一天又开始了。

徐逸盘膝坐在软塌,目中有光芒流转。

他手中有一颗漆黑圆珠,古怪的力量在其中萦绕。

几天前,徐逸从齐城主的宝库里拿走了三样东西,一块冥天神岩,一朵纯白灵芝,一颗漆黑圆珠。

漆黑圆珠并不是法宝,也不是丹药,而是一颗异兽内丹。

异兽与人族不同,足够强大时,凝聚内丹,如同人族武者的丹田,叫法不同,作用是一样的。

比如天澜兽脑袋里那跟徐逸一般高的血色晶体,又如裂空鸟和天妖狼的能量晶核,都属于内丹。

这颗内丹跟乒乓球大小,属于一种名为‘天魁灵蛇’的内丹。

天魁灵蛇性阴,具幽冥之力,品级也就比天澜兽、裂空鸟这类异兽低一个层次而已。

其内丹可入药,可炼器,有宗师级医仙,便能炼制灵丹妙药,有宗师级锻造师,则可以镶嵌在武器上,增幅武器的品级与灵力。

比如玄器,镶嵌天魁灵蛇的内丹,就可成为史诗级神兵,对武者的战斗力提升,有非常大的帮助。

但在徐逸看来,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属于暴殄天物,最好的办法是——感情深,一口闷。

文艺范美女白纱遮面逆光投影浓眉大眼唯美写真图片

徐逸这么想了,也就这么做了。

咽下去的过程有些一言难尽,毕竟有乒乓球大小。

但咽下去之后,徐逸身上土黄光芒闪烁,本源之力将内丹包裹,快速炼化。

一阵又一阵强大的波动在徐逸体内沸腾,内丹被炼化之后,恐怖力量成为劲气,在徐逸身体里运转了三十六个周天。

噼里啪啦一顿响,徐逸就发现自己已经踏入了九品天灵境的巅峰。

气机充盈,内息磅礴,距离鸿蒙境,一步之遥。

“这一步之遥,没有机缘的话,得花费不少时间。”

超凡境明悟执念,初步感悟天地之力。

神藏境正式身融天地,一招一式,引动天地之力。

天灵境,又被称之为天之圣灵,是彻底身融天地,感悟天地万物于己身,拥有穿越空间的力量。

神念所到之处,刹那而至。

而鸿蒙境,则不再是与天地相融,恰恰相反,是要从天地里脱离出来,掠夺天地气运,加持领域力量,将丹田衍化为体内世界的雏形。

简单来说,要踏入鸿蒙境,第一个条件是要掌控自身领域。

没有领域的人,没资格去想鸿蒙境。

这也是万灵大陆上,天灵境强者遍地走,但鸿蒙境强者数量断崖式下跌的主要原因之一。

具备领域,但领域是虚的,如同徐逸可以将人拉入自身领域,但领域不能一直存在,就是因为能量不足。

能量不足怎么办?整个天地,就可以看做是一个超大型的领域,天道规则,就是领域规则,所有生灵都要遵循规则行事。

最明显的典范,就是精血誓言。

发出精血誓言,受天道规则监督,必须应验。

而武者自身想要将领域与丹田结合,由虚转实,创造自身体内世界,需要的能量,就只能从天地间获取。

气运是玄之又玄的东西,却真实存在,掠夺足够的天地气运,加持领域,让领域与丹田结合,成为体内世界的雏形,就是鸿蒙境,又称之为鸿蒙初始。

即便是能够掠夺足够的天地气运,领域与丹田融合的过程,也是凶险万分,稍有不慎,身死道消,根本别想重来一次。

每一个境界的突破,都是生死难关,越往后,就越难。

寻常天灵境强者,要踏入鸿蒙境,一般来说需要积累起码百年时间去掠夺天地气运,才有足够的能量晋升。

徐逸已经是天灵境巅峰,自身已经掌控领域,基本了踏入鸿蒙境的基础条件。

他比寻常天灵境武者多出来的优势,就在于本源之力。

本源之力是构建世界的核心,这个世界至今残缺,就是因为世界之心被祖龙强行掠夺炼化。

天地气运,其实也就是来源于世界之心。

所以,徐逸拥有本源之力,就不用花费心思去掠夺天地气运,只要将本源之力源源不断的融入丹田与领域,让两者融合,化为内世界雏形就行了。

不过依旧是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才行。

徐逸估算了一下,差不多要五到十年的时间。

如果被其他人听到这话,怕是要气得抹脖子,但徐逸依旧觉得耗费的时间太多。

天龙看似太平,实则威胁依旧不断。

万灵大陆距离天龙不知道多遥远,且知道的人很少,但焚海宫就知道,而且徐逸怀疑,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万灵大陆一个大陆,还有其他的大陆。

跟这些大陆比起来,没破碎的龙陆都不值一提,更何况是已经破碎。

天龙小国,在徐逸不回的情况下,在没有十神器屏障保护的情况下,一个厉黄泉就能横扫。

所以徐逸内心里的紧迫感并未比之前少多少,甚至更浓。

“罢了,急是急不来的,按部就班的修炼吧。”

当即,徐逸浑身泛起土黄光芒,一丝一缕的本源之力,在心脏处分为两路,一部分往上,直冲脑海,填补领域力量,另一部分往下,精炼丹田。

等到两者打磨足够,就能尝试进行融合,从而踏入鸿蒙境。

轰!

猛的,一声巨响震颤,紧接着,徐逸耳旁传来愤怒高亢的吵杂声。

有人暴躁大吼,让徐牧天滚出来受死。

修炼须静心,被如此打扰,徐逸自然不可能继续下去。

刚从榻上下来,仆人方磊已经快步跑来,脸上满是慌张:“徐医仙,外面有人强闯,是顾医仙来了。”

徐逸挑了挑眉。

顾医仙?

为何气势汹汹而来?

难道是觉得昨天自己‘羞辱’了她,所以今天带人来找麻烦?

看起来跟白莲花一样的圣洁女子,难道是一杯绿茶?

“出去看看。”

徐逸大步走出。

正殿前的空地上,人数还不少。

三百多人,气势汹汹,汇聚在一起的气机直冲云霄,将天空上的朵朵白云都震散。

当徐逸出现的时候,三百多人凶狠看来,磅礴威压扑面,徐逸都不由得顿住了脚。

杀意很浓啊,感觉像是抢了他们的媳妇,不共戴天。

顾医仙站在最前方,与昨天不同,戴了一顶蓑笠,脸上的白纱也换成黑色,只能看到一双冰冷不含丝毫情感的眸子,充斥浓浓仇恨。

徐逸看得出,顾医仙眼中的恨意没有分毫作假,那种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的眼神,曾经在还是苍茫公主的季凤华眼中看到过。

这让徐逸很疑惑。

“多大的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