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在灯红酒绿的高档夜总会艳阳天某包厢里。

叶绵绵在焦虑地等待着……

片刻之后,门推开了,一位衣着时尚的长腿美女走了进来。

“就是柳诗诗吧?”

“叶小姐吧,比约定的时间晚来了一个小时!”

“抱歉,有点时间耽误了……”

柳诗诗身材超级火爆,脸部应该是整过。

这柳诗诗是纪乔希介绍给她认识的,柳诗诗是一位艺校毕业的嫩模,为了捞外快,她除了走秀之外,还会陪着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佬出席各种装逼的场合。

这样的女人就像交际花似的,常在男人圈子里转悠,知道的事情也挺多,各种内幕都知道。

叶绵绵拿出了手机,“知道时间宝贵,那就长话短说,看看认识他吗?”

柳诗诗接过看了一眼,“认识!呵……这男人花心着!老规矩,先付费!知道的,我出台都是按时间付费的。”

在叶绵绵来之前,纪乔希已经跟她谈好了价钱。

犹如初恋般的纯情妹子

叶绵绵用微信转帐给她……

“是一半,等事情办完了,还有另外一半……”

柳诗诗瞧了一眼支付的数额,还挺满意。

“宋公子,是天虹的老板,据说前一段做生意亏损了几百万,未婚妻又坐牢,他花了大价钱去捞,都没有捞出来。这男人现在到处在想办法筹钱……据说好像在泡一个女富豪!”

叶绵绵闻言,心里冷笑了一声,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宋牧之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王八。

当场坑了她不算,现在又开始坑其他女人了。

“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柳诗诗伸手摸了一支烟出来,点燃之后吸了一口气,有几分轻浮地看着她。

“那想知道什么?”

“我要让靠近他,跟他打探出跟五年前秦正远的案子有什么牵连!”

秦正远便是秦烈的父亲……

柳诗诗闻言,倒是轻笑了一声,画着浓重眼妆的睫毛像小刷子一样忽闪一下。

“问对人了!这件事情我正好知道,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但的确是真实消息。秦正远是被人陷害的,正远集团的生意做得太大了,让人眼红了吧,总之就是被人栽脏走私黄金还有军火……秦正远被秘密地判了死缓,此外,秦正远的哥哥一家也受到牵连,甚至连妻子和儿子都指认参与其中,证据确实。不过当初,他妻儿在外逃的时候被人崭草除根,好像都挂了吧!要不然,如果能活着的话,被抓到应该也要被死缓的吧!这栽赃的人太狠了……”

叶绵绵闻言,也是深深地震惊了。

不过仔细一想,跟秦烈的话,以及秦疏影的话,前后也能够联系得上。

这也是秦烈一直不能出现的原因了。

或许,他跟她一样,也在为父亲的事情奔走,想要找到真相。

“那么,陷害他的人是谁?”

柳诗诗笑了,“亲爱的,付的钱就只够知道这些……”

“废话,这些不说我也知道!我想知道宋牧之在这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

“再付五万,我三天之后给一个准确的消息。先说好,不能把我供出去,我不想得罪金主。”

“OK!”

叶绵绵坚定地点头,真相就像海面上的冰山,渐渐地露出了真面目。

不管付多少钱,她都愿意。

此时,夜总会的停车场。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安静地停在角落里,车窗内,那一道冷峻的身影安稳地坐着,车窗打开,他透着车窗看向外面的台阶。

半个小时之后,叶绵绵拎着包包从夜总会门口走出来,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

他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叶绵绵回到慕家,已然是凌晨两点了。

她困极了,进了卧室便直接趴床睡着了,根本也没有去管慕寒川有没有在卧室里。

次日上午。

叶绵绵被闹钟给闹醒了。

她伸手抓着手机,拿到眼前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居然已经是九点了。

掀开被子坐起来,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一转头,这才发现靠着窗子的沙发上,已然坐着一道漆黑的身影。

“慕,寒川,早啊!”

这男人,最近真是太奇怪了,一直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昨晚上睡得好吗?”

他仍旧那么盯着她看。

叶绵绵想起昨晚上装睡骗了他的事情……不过,也不能跟他说实话。

“挺好的啊……”

叶绵绵赶紧起床,去洗手间洗梳了一下,对着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上竟然有黑眼圈了。

唔,最近熬夜熬得有点狠了。

用热水覆了一下,这又擦了一些隔离霜,这才算勉强地遮住了。

叶绵绵换好衣服,从更衣室出来。

慕寒川还站在原地看着她。

“今天迟到了,不会扣我的工资吧!”

慕寒川没有回答她的话,一双幽深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她许久,“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样的问题,他已经问过了好几次了。

“慕寒川……”

她走到他跟前,双手帮他整理着领带。

“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是的,是要给她一点时间。

等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弄顺利了,帮秦家把案子翻了,秦烈也能够光明正大地现身了。

到时候,她会牵着他的手,把所有的一切都一十一五地告诉他。

但这之前,她什么也不能说。

为了保护秦烈,她必须保持沉默。

“呵……”他冷笑了一声。

其实这两天两夜里,他一直在等待着。

他给她时间思考,给她机会向他坦白那个男人是谁。

但她仍旧守口如瓶。

他将自己的爱和信任毫无保留地给了她。

而她居然把他当猴耍……

他深吸了一口气。

“今天不去上班了……”

“嗯?”

“既然纪墨涵受伤了,我们得去探望他。再说了,难道不想知道秦疏影的状况吗?”

对上慕寒川犀利的眼神。

叶绵绵有些胆怯了。

她的确是很关心秦疏影,但是她很明白,就算她去看望秦疏影,也不能跟慕寒川一起去。

万一秦烈再次现身了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