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这样死了,死后连根头发都没有留下。

“火连云,火连云,你怎么没等到我来就死了呢?”

远处,一串高呼传来,这高呼中还带着哭腔!

一道身影掠空,很快出现在了方岳的面前。

这是一位火魔族的大圣,位列大圣境巅峰的层次,他的容颜和火连云有八成的相似,眉宇间还淌动着丝丝缕缕的凶煞之气。

火魔族的大圣看眼中含泪,他看向方岳。

“你为何要杀我侄儿!你为何要杀我侄儿啊!”

火魔族的大圣质问方岳,同时,周围的空间变得坚固起来,仿佛是一面面的墙壁,把方岳堵在中间,让他无处可去,无路可走!

方岳瞥了火魔族的大圣一眼,然后说道:“万族战场,群雄厮杀,竞争逐鹿,生死由命,既然踏上了这片战场就要有战败陨落的考虑,谁生谁死都很正常,你说我为什么杀你侄儿?”

方岳的声音淡漠。

他不是圣母,也不是圣人!

杀个人,没有那么多的考虑。

清纯大眼软妹子美女气质刘海可爱私房写真图片

既然是不顺眼,那就干脆干掉,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别人能死,可是我的侄儿火连云不能死!你可知道,他对于阴间存在的意义?他是火魔族的试验品,未来有可能成为突破劫数的关键所在!他走的道与众不同,如今你一把火把给烧了,我火魔族多年的努力成果都可能因你毁于一旦啊!”

火魔族的大圣似哭似笑,他的情绪很不稳定。

这火连云不能死并非是因为这火连云是他的侄子,更重要的是火连云是他们这一族中一个颇为重要试验品,寄托着火魔族对于未来的希望!

方岳闻言不由一愣。

没想到这火连云居然还是如此重要。

他略微心虚,刚才在烧死火连云的时候,他的确是在火连云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非同寻常之处。

但是一个圣人而已,一把火烧了就烧了,当时他的心里也没有考虑那么周啊!

如今听到这火魔族大圣的话,似乎还真的是那么点意思。

“火连云身上的实验成果并不圆满!他需要经历炼狱的考验与洗礼,方才能够补足自身的缺憾而这座教主境层次的遗迹根据我火魔族的记载,正是一处炼狱的通道入口!这本来是火连云的机缘所在,没想到却成为陨落之地!”

火魔族的大圣情绪逐渐的平静下来。

他毕竟是一位大圣境的强者,修炼岁月数千载,这一生中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人和事。

对于许多事情也能够看开了!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许多事情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够影响和左右的了的!

“罢了罢了!既然这火连云已经陨落了就由你来承担他的因果吧!服下这枚丹药,变化成为半元素之体,在炼狱中完善自我,让我看看你是否能够蜕变出一道真正的半元素之体的体魄!”

火魔族的大圣取出了一枚丹药。

他竟然想要让方岳代替火连云,成为火魔族的实验体。

方岳似笑非笑的看向火魔族的大圣。

“你们这一族还真都是有迷一般的自信啊!火连云让我把手拿开,将我视为蝼蚁,而你更过分,想要让我成为你们火魔族的实验体!”

“若是不服气的话,那就来打败我啊!你杀了我,我便不能将你转化成为半元素体了!”那火魔族的大圣开口,他的笑容中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那笑容让人发渗,方岳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你说的对,进入到这万族战场中便要做好陨落的准备,万族竞渡,谁主沉浮,你若是能够打败我,自然能够不被我的意志所左右!”

火魔族的大圣声音中透出一股阴冷的味道。

方岳心中发毛,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若是不能反抗的话害还是乖乖的顶替火连云成为我火魔族的试验品吧!若是实验成功的话,你的名字可能会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火魔族冷笑一声,他的手掌缓缓的探向方岳。

周围的空气瞬间坚固,将方岳夹在中间。方岳仿佛是琥珀中的昆虫一样无法动弹分毫。

方岳注意到,火魔族的大圣逐渐探向他的手掌中泛闪着淡淡的金色光泽。

“空气大道!这头火魔族不修火之大道怎么研究上空间大道了?这种道则十分罕见,在三千大道轰的排名虽然不是很高,但是杀伤力却是很强。因为这门大道不被人了解,故而防不胜防!”

方岳对于空气大道的了解不深,甚至只是在古籍中看过些许相关的介绍。

空气,处处都有,然而正是因为这空气太过司空见惯,所以修行者对于空间中蕴含的道与法才不敏感。

自古以来,领悟空间大道之人极为罕见。

既然不了解,自然也是难说破解!

不过,这火魔族的大圣对于空气大道的领悟还不算高深,方岳暗暗目测,这空气大道大概也就是在第五层的境界!

对于寻常的大圣而言,大道五层已经是相当高深的造诣了,甚至一般的虚仙也不一定能够领悟到大道五层的境界!

然而在方岳的面前,大道五层也只是个弟弟。

方岳可以轻松的破开空气禁锢的束缚。

但是方岳迟疑了一下并没有这样做,这火魔族的大圣给他一股诡异的感觉。

然而这空气大道绝非是诡异的源头所在。

在这家伙的身上肯定还隐藏着其他的秘密。

手掌靠近,几乎要抓住方岳的天灵盖。

这个时候,方岳的眸子中一抹淡淡的金光倏然闪逝。

那只宽厚的手掌,在方岳的眼中化成了白色的掌骨,浓郁的死亡之气在他的指缝间流淌出来!

“这是死亡之力!这火魔族的大圣早就已经死了!”

方岳终于明白了这诡异的源头所在,这位火魔族的大圣竟然是一个死人!

然而,他的伪装却是天衣无缝,在他靠近方岳身体的时候,方才被方岳一眼看穿。

这还是因为方岳修炼了《死亡真经》的缘故,他对死亡之力格外敏感,超过他人。

“死亡消散!白骨显形!”

方岳念叨一句,随之,言出法随。

空气大道对于方岳而言是一个陌生的领域。

但是死亡天道方面,方岳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

他的意念一动,死亡天道瞬间显化出来,那血肉丰盈的手掌瞬间暴露原型,成为了苍白的掌骨。丝丝缕缕的黑暗之力,在指风间流淌,仿佛是他的掌纹一般!

“死亡天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火魔族的大圣感觉自己的手掌一股刺痛,随之之前伪装的血肉尽皆褪去。

白骨露出,他被打回原形。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在他的心头油然而生。

“杀你的人!”

方岳稍微摇晃了一下身子,周围宛如实质的空间瞬间崩碎,无法再次禁锢他的身体。

火魔族的大圣的脸色稍微一白。

他的神通被破,他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反噬。

“弹指如剑!”

方岳的轻吟一声,他弹动手指,指风凌厉化成了一缕剑芒向着火魔族的大圣斩杀而去!

火魔族的大圣取出了一面铜镜抵挡。

咣当一声,铜镜破碎。

这是一面圣人境巅峰层次的法器,乃是有天地精通铸造而成,坚固无比,堪比大圣境层次的法器。

但是在方岳的指风面前却是脆弱的犹如土坷垃一般。

扑哧一声,指风入体。

火魔族大圣的胸腔破碎,溅起了一簇殷红的鲜血。

鲜血落地,红里藏黑。

方岳微微蹙眉,这一幕与他想象中的场景似乎是不太一样!

“你不是真正的死灵?似乎你的身体只是部分转化成为了死灵的模样!”

方岳感觉这火魔族的大圣处处都透着诡异。

他见过活人,也见过死灵。

但是介于生死之间的存在,方岳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种生死之间的体魄不同于如意子那种体内凝结出了轮回印。这是一种纯粹的死亡与生命的掺杂,没有丝毫的秩序可言。

“或许,这就是你所说的半元素体?你一半的身体属于火魔族还有一半转化成为死亡元素!”

方岳联想到之前这火魔族的大圣口中所说,他的心中顿时有了些许判断。

“哈哈!没错,这就是我的半元素体,不过你的猜测却并非部正确!半元素体并非是只能够叠加一种体质,当一种体质达到圆满的时候,我还可以拥有第二种,第三种元素体质!你猜我另外的一种元素体质是什么?”

火魔族的大圣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空气元素!”

方岳果断说道。

“没错就是空气元素体质,其实我在法则的领悟方面天赋平平!甚至还不如最普通的火魔族的庶出血脉,然而我自从得到了元素之体的改造之后,将自身演化成为元素,对于对应法则的领悟能力却是大涨!这死亡体质乃是我掌握的第二种元素体质,若非领悟的时间太短,你以为你能看穿?”

火魔族的大圣露出了骄傲的表情。

他胸口处的伤口竟然在逐渐愈合。

元素之体,并非真正的血肉,没有明显的要害,只要是周围的元素足够随时可以疗养自己的伤势。

“火魔族什么时候研究出来这种怪物了!法则强,肉身难灭,若是火魔族能够量产这样的怪物还能了得?”

方岳与火魔族的大圣对决。

吃瓜的万族的生灵不干了。

这方岳的确是实力强大,但是那也是人家自己的造化。

这样的人物,千百人中才能够出现一个,是无数的机缘造化所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