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扛徐逸一掌,宫装妇女拼命,损耗大量生命精华,终于挡了下来,却被徐逸一枪断了左手。

徐逸这么做,就是学着宫装妇女当年所做所为,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但是,徐逸又怎么会就这么算了?

过了这么多年才让她付出代价,即便是不杀,也得废了她,才能解心头之恨。

再度一掌拍出,恐怖的劲气席卷,磅礴威压狠狠挤压过来。

宫装妇女惊恐得几乎尖叫出来。

可徐逸的速度看似慢,却快得惊人。

不等宫装妇女反应,就已经一掌拍在她肚子上。

“噗!”

鲜血狂喷中,宫装妇女倒飞出去,撞在了墙上。

咔嚓声响不断传出,身上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

最让宫装妇女心如死灰的,是她的丹田被徐逸废了。

等雨来打伞清纯妹子图片

一身劲气从身毛孔挥散,直到空空如也,再无半点力气。

面容惨白的,嘴角染血,宫装妇女如行尸走肉一般跌坐在那,一动不动。

白衣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不忍之色,道:“不如杀了她吧。”

“我家白衣心善,但我却不会让她好过,当年差的十五步,我需要用这一生去走,尽管罪魁祸首不是她,但她却是执行者,这个仇,她得背着。”

徐逸轻抚白衣的脸颊,平静说道。

白衣抿了抿嘴,想到那些年的痛苦和挣扎,心中对这宫装妇女就再也没有一丝怜悯。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

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善良可以有,但也要分什么情况。

宫装妇女有不得不去的理由,自然也有不得不背的债。

“杀了我……”

良久,宫装妇女麻木开口。

她已经被废了,又断了一臂,终将失去一切。

这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你可以死,却不能死在我手里,有胆量就自尽吧,否则你就得承受余生苦难,本王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与本王为敌者,死都难!”

宫装妇女浑身一颤,双目里满是痛苦,夹杂着一丝隐晦的悔恨。

也不知道是悔恨招惹徐逸,还是悔恨当年没有直接将徐逸斩杀。

事实上,她是想杀的,若非白衣以死威胁,画中世界里,徐逸狼刀和三百牧天军,都得死!

终归没有自尽的勇气。

宫装妇女跌跌撞撞起身,身断骨的剧痛都被忍耐了下来,最后看了徐逸一眼,艰难离去。

“她是个祸患。”白衣眼中厉色一闪。

徐逸笑,一抹嚣张霸道展露:“我知道,但她能奈我何?这偌大的神国,除了白玉京之外,还有谁能对付得了我?”

白衣闻言一愣,而后抿嘴微笑。

是啊,以徐逸如今七品超凡境,本身就已经可以碾压许多老牌强者,更加上有南疆众人,文武双,底蕴丰厚。

除非是白玉京要对付徐逸,其他人,尽管来试试。

况且,以白衣的消息,自然能够知道徐逸身后还有一个叫做冥的老疯子。

神藏不出,天下无敌的老疯子!

“天色不早了……”白衣看了眼漆黑如墨的天空。

阴云密布,不见星辰。

“我想留在这……”徐逸腆着脸道。

白衣脸颊一红:“看月亮?”

徐逸点头:“好。”

天公不作美,一夜阴云不散,自然是没月亮可见。

不过两人许久不见,互述衷肠,白衣弹琴,徐逸作画,锦瑟和鸣,也乐得温馨和自在。

最后更是躺在一张床上,却始终没突破那一步。

不为其他,只因尊重。

天亮时,霞光万丈。

云雾翻涌,都被染上橙红,美如画。

徐逸从圣女阁上飘然而下,径直去了神殿。

此时,白玉京正在上朝。

看着下方一众文武大臣,白玉京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阴翳。

这些人对神国倒是忠心耿耿,但彼此也都怀着私心,鬼胎无数。

若是彼此倾轧,白玉京也会高兴许多。

但他们的针锋相对,却都是做戏,演给白玉京看的。

在场这些人的背后,各有世家或者宗门支撑,而那些世家和宗门,却一直都是白玉京的心腹大患,只是势力关系错综复杂,不好动弹。

春节时,徐逸传神佑玉可压制修罗杀意,坑害这些世家宗门,疯狂敛财,白玉京不阻止,也是想借徐逸之手,敲打那些人。

“启禀帝君,血屠皇朝距离我神国虽远,却与佛国频频互动,虎视眈眈!祖龙山一副超然之态,也是想看我等自相残杀,他好坐收渔翁之利,此事若不决,终究是祸患。”左丞相绮山州恭声说道。

白玉京看着一群低头当木桩的大臣们,淡淡道:“诸位可有好主意?”

右丞相往旁边一步,站出来说道:“启禀帝君,臣以为,古朝占我剑门关,导致千里疆域时刻面临威胁,却从未真正与我国提及讨伐佛国与血屠皇朝之事,也是有其他打算,切不可养虎为患。”

“右丞的意思是,收回剑门关?”白玉京问。

“启禀帝君,臣以为,要么收回剑门关,要么请古朝出兵攻血屠皇朝,进行牵制。”右丞相道。

白玉京点头:“那祖龙山如何?”

不等右丞相开口,其中一人大步走出,沉声道:“启禀帝君,臣以为,祖龙山想高高在上当渔翁,但有一计,可将祖龙山拉下水。”

这人穿紫色蟒袍,显然也是一位王者,而且能够在这朝堂之上,绝对是掌控实权的王者,而不是如徐逸那般的虚职。

一帝三皇五王八候十六将。

白玉京是帝,秦门皇、曲皇、东皇为三皇。

而这身材魁梧,身穿紫色王袍的男子,则是镇北王宗正,掌千万镇北军,屹立神国天池门,权势地位稳固,不可动摇。

“镇北王有什么计策?说来听听。”

宗正眼中一抹阴冷闪过,恭声道:“启禀帝君,南疆王徐牧天,为祖龙山之真龙,我国耗费力气培养,又心念圣女,该为帝君所用。”

白玉京思索片刻,点头:“镇北王说得有些道……”

“启禀帝君!”

白玉京话还没说完,神卫军统领宣天力在殿门外单膝跪地。

“何事?”

“镇南王徐牧天,殿外求见!”

文武大臣们纷纷眼神一闪。

刚说到他,人就来了。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巧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