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尘轻声开口,这话语落在其他人耳中,却是让他们一个个,都是脸色大变,甚至于耳中轰鸣不断。

他们,都在怀疑各自,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而就在这时,楚尘却直接是,运转开来灵气,身形一晃,便是径直消失在酒宴之上。

人呢?

在场之人,一个个都是疑惑不解,向四周看过去,不了解这楚狂人到哪里去了。

不过,很快就是有人注意到了。

快看,在那里!

已经是有人,抬手指向了万米之外的天空,一个小黑点,几乎是看不出来是什么。

不过,毕竟在场之人中,也是存在着武道宗师,以及横炼大宗师,而他们当中,自然而然也是有着耳聪目明之人。

这些人,很快都是注意到了天边的异样。而很快,这些人脸上都是在,一时间颤抖不已。

毕竟,就算是天空之中,那航班飞机,都是能够抓住行动轨迹了。

然而此时此刻,直接一步,就是去往了数万米之外,这度,恐怕已经是越了音的存在了!

清纯女孩的十七岁清晨美图

就算是,世界上最快的战斗机,都是无法追上楚尘的步伐。

而同样,更加让他们这些人,震颤的是那楚狂人去往的方向。

华夏,龙虎山!

快点,通知华夏武道界!

龙虎山上,恐怕有一场死斗生!

武道玄境之间的交战,不,不对,这两人或许都已经不是武道玄境,是玄境之上的战斗,世间无人见过!

不少人都是议论纷纷,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传播了出去。

整个燕京,都是如同一锅煮的粥米一般,热闹非凡,即便是这一次,没有前来参加酒宴的二线世家,也是关注起来。

马上安排行程,前往龙虎山!我要亲自前往!

而同样,平常在燕京很少在外面的走动的王德胜,此时此刻也是赫然开口道,话语之中是难以掩饰的悸动。

毕竟,这一次可是,王德胜好不容易,才是盼到了这楚大师的归来,这种情况下,王德胜自然是格外的在意。

如同一颗石子,被丢在了平静的湖面上,然后泛起了一阵阵涟漪来,最终扩散开来。

终于,这消息也是不光在华夏范围内,甚至于就连球范围内,都是四处传播。

毕竟,这一次交手的双方,在国际上的地位,也是非凡。这两人都是,球范围内的玄榜强者中前十之人。

那楚狂人,是第五之人。而另一方的李浮生,还要更胜一筹,之前因为击败了,那黑暗世界派往华夏的几位玄榜强者,如今已经是稳稳坐在了第二的位置上了。

尤其是这一年之间,黑暗世界被李浮生如此的重创,却都是没有听到,有关黑暗世界对于那李浮生的报复。

自然而然,也是让许多人认为,这黑暗世界或许,是真的碰上了一块硬茬子。

如此,便是令得,球范围内许多人,也是格外的看中起,李浮生来了。

而如今,这两人要交手,肯定是会引起,球范围内的震动!

大势力之间,都是将这个消息传播来开,以及球的许多,盘口都是在第一时间,开了庄!

毕竟,这输赢可不比其他,而能够在这些盘口下注的人,也是球范围内,真正的大势力中人。

当然,比起这些大势力,却是3有着一些,更加磅礴的存在,对于这一次交战虎视眈眈。

例如,俄国,以及美利坚等等在内的,一些级大国!

这些级大国,可是时时刻刻,都关注着华夏的动态,一旦有什么大事生,都是不会放过的。

更别提这一次,玄榜强者的交战了,更是听说,是生死之战!

华夏拥有,两位玄榜强者坐镇,已经是让这些级大国,有些羡慕和不满了。

而如今,如果这两人,如果能够争斗一个,你死我活,也是她们这些级大国,乐于看见的。

从燕京,到华夏,再到球范围,仅仅几分钟时间,就是传遍开来。

而此时此刻,十分钟之后,楚尘已然是来到了,这龙虎山的山门之前。

有楚雁雪的痕迹!

楚尘皱了皱眉头,毕竟过去在楚雁雪的身体之中,留下了一颗不死药的种子。

即便是,后来被楚雁雪融为一体,可楚尘在近距离下,还是能够感觉到,一些细微的不死神药气息。

不过,这气息到了眼前,却是硬生生的断掉了,让楚尘彻底寻找不到方向!

楚尘微微仰头,看向了那数千阶的天梯,而龙虎山的山门,自然而然,是在这天梯的尽头。凡是香客,都必须带着诚心,登上这天梯,然后所求之物才能够灵验。

然而,楚尘这一次前来,可不是为了什么烧香求道的!

楚尘灵气运转到了极致,并没有言语,直接是一步迈出,向着那天梯之上踏出。

顿时,在那刹那之间,这整座龙虎山竟然都是,微微颤抖了起来。

楚尘目光平静若水,身形也是,并没有跟着动摇。

又是一步迈出,脚步落在天梯之上。

一阵阵颤抖,在这山岳之间震颤!

而楚尘,也并非是毫无目的而来。楚尘,已经不打算直接,叫李浮生出来说什么。

这一次,楚尘就是为了,铲除这龙虎山的山门而来的,彻底的断绝了这龙虎山未来的气运!

而与此同时,龙虎山上,不少道人也是一脸懵逼,他们感觉到了脚下的地面颤抖不已,而且幅度越来越巨大。

但是,却是和地震有些不同,毕竟这节奏感太强烈了,一停一顿,也是让得,这龙虎山,山门之中许多人,一时间人心惶惶起来!

张掌教,这到底是?

而旁边,也是有道人,来到了如今龙虎山的掌教,张沧海身边。和李浮生类似,张沧海同样是龙虎山的掌教,不过一个是老掌教,而张沧海却是如今,龙虎山名义上的掌教之人。

我看一看!

张沧海皱眉道,随便施展了一个小术法,便是将这半山腰的云雾给吹散开来,自然而然,张沧海也是见到了下面的画面。

他是?

张沧海愣生生,看着那一步步,向着龙虎山山门而来的年轻人。

看不清五官,但从身形上,去是有些单薄。

虽然看似普通,却让张沧海脸色变化!

因为他赫然现了,随着这年轻人的每一次脚步的落下,这龙虎山宗门,便是颤抖一次!

每一下,都仿佛落在了张沧海的心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