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晏说的是实话,因为许星辰之前也多次跟舒童童说过秦雪这个人的性格。

所以,舒童童知道,秦雪就是这样的人。

不在乎儿子是否结婚,至于未来儿媳妇是什么样子的人,她更是不在乎的。

反正厉晏看准了,就可以了。

被厉晏说了之后,舒童童也还真是没那么紧张了。

她冲着厉晏笑了笑,“好,那就进去吧。”

屋内,秦雪喝着茶,随意看着手机,等了会儿也没等到儿子带着女朋友进屋。

她还是微微笑了下,起身,去了厨房。

厨房内,厉言爵在做菜,秦雪依着门框,笑着说:“我突然想到我年轻的时候,怎么都不会想到我老了有一天,会成为被儿媳妇害怕的婆婆呢。这两人在院子里了,还进不来,不知道我在人家小姑娘心中,是多么可怕。”

厉言爵回头看了下妻子,严肃的回答,“你怎么会可怕。”

秦雪一笑,“也就你心里觉得不可怕。我公司那些人,见到我都躲着我,生怕被我叫着。我寻思着,他们没有犯错,工作做的好好的,我能找他们什么事儿?整天弄的我跟阎王爷一样。”

厉言爵不好评论秦雪公司那些下属。

秋季忧郁少女旅拍图片

不过,秦雪作为妻子,厉言爵可从来没觉得她可怕。

只是有点难搞而已。

当然,难搞这两个字也不能说。

门铃响起,秦雪挑眉,“终于做好心理建设了。行了,先别忙活,去看看。”

门开了,厉晏和舒童童手牵手走进来。

“伯父,伯母,您们好。我是舒童童。”

舒童童以自己最好的笑容来面对秦雪夫妻。

虽然,她手心有点出汗,嗓音还没有那么轻松。

秦雪笑了下,冷艳的美人笑起来的时候,真的让人很惊艳不说,还有种不一样的亲近感。

舒童童看着,微微的睁大眼睛,一直盯着秦雪看着。

秦雪又轻笑了下,上前,伸手摸了下舒童童的脸颊。

“真可爱的小姑娘。”

“呀!”

舒童童小脸儿一红,有点不知所措。

厉晏迅速将自己的女朋友扯到自己身旁,看着妈妈似乎有点恶趣味的样子,赶紧出声制止。

“童童买的礼物。”

说着就将东西塞给了老爸,然后拉着人进了屋内。

舒童童不好意思的笑着,“不用紧张,就当自己家。哦,不对,这就是你家。”

这么直接的吗?

舒童童呵呵的笑着,真不知道怎么回复了。

厉晏看了看秦雪,“就算一家人,也不在这里住。”

“臭小子,我是让童童不要紧张。你不抓重点吗?”

厉晏沉默了,秦雪看着舒童童,微笑。

而舒童童也微笑。

厉言爵重新去了厨房,而舒童童反应过来,“要不然我去帮伯父吧?我做菜还不错。”

“不用不用,今天不用你动手。”

秦雪直接制止了舒童童,而且说的也很直接,“在咱们家,女生不用动手。你就等着就行,或者随便看看?”

舒童童也听许星辰说过,厉家两个男人宠一个女人,那就是秦雪。

秦雪就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的家务,这是很难得的。

然后她踢了踢儿子的腿,“你带童童随便看看吧,咱家什么样子,还有我那书房,有你小时候的照片,很搞笑,给童童看看。”

说完之后就立刻警告,“不准不给看。这是命令,小时候的出糗的照片,就是为了这一刻啊!”

秦雪从厉晏小时候,就故意给他弄各种出糗的样子,逗弄他,那时候就想着,等他长大了,照片要分享给外人看,当然,给他媳妇看,那是最有意思的。

厉晏的眼角似乎抽了下,舒童童暗暗憋着笑,就被厉晏给带上楼了。

一上楼,舒童童就没控制住自己的笑声,轻笑了下。

然后去看厉晏的表情,微有些小心。

“真有照片?我可以看吗?”

厉晏黑眸深沉,没有说照片,却将人直接推进了其中一个房间,舒童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被掐着腰抵在了墙边上。

“这么想看?”

舒童童觉得有点危险,尴尬的笑笑。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想看……唔……”

不管想看还是不想看,都暂时不用看了。

好久,舒童童才被放开。

她又紧张又害怕,推着厉晏,咕哝着:“别闹了。一会儿还要下去呢。”

要是让伯父伯母看到了,那得多尴尬,她都不要脸了。

厉晏也没有太过分,安抚的抚摸着小姑娘的后背。

等舒童童缓了缓,去洗手间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嘴唇有点红,不算太过分,再涂个口红,能掩盖一下。

眉眼弯弯,尽量笑的自己眼睛里看不出太多的春意,也是可以的。

行,那就这样出去吧。

不过,出去也不是第一时间又下楼,而是厉晏真带着她到处转了转。

最后在院子里待了会儿,春意盎然,天气也不错,舒童童还挺喜欢在厉家的小院子里,跟厉晏手牵手,散步呢。

到最后都没有看到厉晏那些照片。

吃过晚饭,秦雪也没有如一般家长,逮着舒童童问这问那的,这本就不是她的风格。

只跟舒童童聊了下学业,问她职业规划之类的。

听到她想到时候毕业,靠个公务员,靠厉晏近一点,她还是点了点头。

不是因为她喜欢女人独立,就会对其他女孩子的想法而有什么反对或者偏见。

想要做独立女性,或者想要做家庭主妇,围绕丈夫,这都是任何一个女人自由可以选择的。

可以选择工作,也可以选择重点在家庭上,这并不是对立的。

秦雪不是极端的女权主义,所以舒童童有这样的想法,她只会对自己儿子说点什么。

“厉晏,童童的决定,对你是最有利的。你要记得,对她更好,不要当作她的付出是习惯,是必须的。时刻要反省,自己对童童的好不好。”

舒童童听着这话,只会想,她日后肯定没有婆媳问题。

多么幸运!

标签: